欢迎您来到西南作家网:www.xnzjw.cn
西南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散文 >> 正文

上甲榕天下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贵州关岭 卢林    阅读次数:10142    发布时间:2024-02-11

 

作为布依族的我,小时候就听说过“谭峁”(布依语)。那时对“谭峁”的印象,全来源于大人们茶余饭后的闲谈,说是“谭峁”很“边缘”,大致意思就是山旮旯,交通很落后,要走出山外,全靠脚力。赶(赶集)一趟新铺,天亮就出发,翻山越岭,等到集市上,已是日近中午。一个往返,大部分时间都耗在路上,可想旅途之遥远与艰辛。后来听说“上甲”有一棵很大的榕树,心生好奇,问“上甲”是哪个寨子,“上甲”就是“谭峁”,经别人翻译,我才如梦初醒。一直说布依话长大的我,多少有些孤陋寡闻了。至此,我对“上甲”便有了别样的感觉,也有了想去看看榕树的冲动,但山高路远,一直未能成行。直到岗乌至光照电站的路打通之后,才有机会去过一次。那次也不是特意去,是和村里的伙伴骑车去光照电站“看世面”,路过上甲,顺便去看古榕树的。依稀记得,进了寨子,就看到一株枝繁叶茂的大榕树,那里有一所学校,榕树把学校的操场都盖住了。多年来,我对“上甲”的印象便和一株大榕树联系在一起,但印象又不那么深刻,一直模模糊糊。

 

一日下午,好友班正堂打来电话,约我周末去中心村逛逛,看古榕树。前不久,我在“微关岭”公众号读到一篇中心村的新闻报道,报道里重点写到古榕树,我便知道,实际主要写的就是上甲布依寨。中心村,最让人震撼的就是上甲古榕。2021911日,我们驱车沪昆高速,出岗乌站,蜿蜒几里沥青路,就到了上甲。

迎接我们的首先就是中心广场上的一株千年古榕。主干粗壮异常,系着红绸缎,可以看出布依人把它当作神来供奉来祭拜。其高,须以九十度的虔诚才能仰望,透过密密匝匝的枝叶,好不容易才窥见蓝天一缝,树叶似乎正在擦着天空的蓝肚皮。树枝像兴旺发达的家族,千年来,不断开拓辽阔的天地,四面八方,蓬勃不衰。阳光下,绿叶泛着耀眼的光芒,像粘了一层蜜,让人心里有丝丝缕缕的甜,充满无限遐想。在这里,我又险些受缚于自己的想象力,差点喻榕为伞,再想想极为不妥。伞之渺小,伞之弱不禁风,岂能与高大茂盛,历尽千载风雨的古榕相提并论?古榕沐浴雨雪之圣洁,吸吮天地之精华,阅尽布依儿女之烟火,傲然挺立。漫步树下,清风入骨,神清气爽,这是大自然遗留下来的“氧吧”。踏着脚下榕叶,仿佛踏着岁月的肋骨,又听见千年前的时光在回响。

我们环寨而行,又看见一棵棵古榕树参天而立。他们像守望相助的邻里,养鸟声,养蝉鸣。与日月朝朝暮暮,与天地一起变老。他们一起在世外桃源修炼,成神成仙。佛说,一花一世界,一草一天堂。上甲的古榕,独株成林,可谓是一榕一世界,一榕一天堂。先前,我总以为上甲就有一棵大榕树,如今不禁感到羞愧了。再看看刻于景观石上的简介,我更是感到无地自容。简介由上甲布依名人罗定怀先生撰写,现摘录如下:

贵州省安顺市关岭自治县岗乌镇上甲布依古寨,遗存有一古树群。现有胸径二米以上的古树二十二株,其中榕树十二株,大青树二株,秋枫四株,掌叶木三株,黄杨木一株。十二株榕树中胸围十米以上的十株,最大的一株胸径六米,胸围十九点四米,高三十二点五米,最矮枝下离地四米,冠幅五十四米,占地二千余平方米,枝繁叶茂,蔚为奇观,已载入《中华古树名木》,是方圆百里有名的“毒举”(布依语‘神树’之义,世代相传,为“榕树王”。榕树,又叫黄葛树,桑科,榕属。上甲榕树无气生根,板状根须十分发达,独株成林。二零零三年,贵州省林业专家称,上甲古榕树群为全国罕见;二零零六年,北京林业大学专家组应邀对“榕树王”进行考察鉴定,确认其树龄在二千五百年左右;二零零七年,日本友人、世界著名摄影家望月久等到上甲采风,惊叹上甲古榕树为世界极品。

上甲古榕环寨,如神灵庇佑布依子民。为了目睹上甲的全景风貌,我们又驱车来到北盘江岸的观景台。虽已入秋,但阳光依旧火辣。环顾四周,群山连绵,山上的植被并不茂盛,巴岗大桥横跨北盘江之上,气贯长虹。山上的光伏板一排排,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唯有上甲,树木参天,葱葱郁郁,看不见里面的民居,蝉鸣不绝,生机勃勃,格外耀眼,是名副其实的一座“绿洲”。话说“有仙则名”,上甲的名,一点也不虚传。

 

布依族大都依山傍水而居,居就得有房。上甲的房子,先前都是茅草屋。木架结构,盖草,房间之间多以竹条编织隔开,故有缝隙,从一屋可以窥见一屋,所以多数都要糊上报纸。一则起到隐蔽作用,二则有点文化的人,还可以读报。时过境迁,上甲的房子早已换新颜。一座座楼房,白墙琉璃瓦,宽敞的院落,种上花草,招蜂引蝶,怡然自得。既没有城市高楼大厦遮天蔽日的压抑,又没有刀耕火种年代的简陋穷酸,融古朴与现代文明于一身,让人想留宿一晚,听古树扶琴,听秋虫切切,做一个山里的孩子,体验一种渐行渐远的幸福。漫步寨中,干净整齐的沥青路纵横交错,在山中,却又好像不在山中。早就耳闻上甲的村规民约,如果哪家养牛,放牛时,主人要随身带一把“洋铲”,如果牛在路上大小便,主人必须马上打理干净。一直以为这是在“吹牛皮”,今日眼见为实,丝毫没有夸张。走遍整个寨子,路面没有纸屑,没有垃圾,干干净净。树叶当然不属于垃圾之列。树高千丈,叶落归很。那是树之魂,沿着经脉的指向,皈依大地。目睹地上榕叶,心中对古榕尽是一片虔诚。上甲名于仙,亦名于水。寨脚有一口老井,村民已不用扁担挑水,现已安装水管,把井水抽在寨里各家各户,打开水龙头就可以喝到甘冽的井水。能喝一辈子井水的人,生活是甜蜜的。一口井,甜了上甲布依人的祖祖辈辈。在农家大院,我情不自禁打开水龙头,捧起井水喝一口,源于地下的那股清凉与甘甜随即蔓延开来。曾被视为“边缘”的上甲,如今交通四通八达,无论去岗乌、光照,还是去贵阳、昆明,都畅通无阻。从上甲启程,日行千里,不再是神话。如果说地球是一个村,则上甲无疑是村里的大家闺秀。

 

在上甲,时光慢了下来,慢在一株古榕树下。人们都乐于到榕树下休憩。休闲椅上,或坐,或躺,凉风习习,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没有蚊子叮咬。没有睡意的就树下信步,其间便有一位布依大哥。我掏出一只香烟递过去,唤声“报贝”(布依语“老哥”之义),他接过烟,客气地说:“还要你来装(敬)烟啊。我是这个寨子的,我叫卢德荣。”“不客气嘛。”卢大哥很热情,说是带我们逛逛,我们一边漫步一边闲聊,班正堂饶有兴趣地东拍拍、西拍拍,忙得不亦乐乎。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西南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ICP备18010760号    贵公网安备52010202002708号

合作支持单位:贵州文学研究会  四川省文学艺术发展促进会  云南省高原文学研究会  重庆市巴蜀文化研究中心

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已满)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156309479 位访客      技术支持:HangBlog(renxuehang@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