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西南作家网:www.xnzjw.cn
西南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长篇 >> 正文

(长篇小说) 竹都传奇 之 二十二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王昌宇    阅读次数:19803    发布时间:2024-04-19

二十二

驻扎在柏香林的红军知道要过年了,干人们许多无米过年,打开地主粮仓擂的糙米,拿出一部分分给附近的乡民。红军走到笋洞岩,看见金有才一个人木呆呆坐在门口,给他讲:我们红军是穷人的军队,穷人被国民党反动派逼得走头无路,才组织起来,推翻反动统治,达到没有剥削、没有压迫、耕者有其田,穷人当家做主人的目的。

一位別手抢的红军问金有才:老乡你有啥困难,说出来,看我们能不能帮助你。

我媳妇不明又白的找不到了。金有才打着哭声说。

是恶霸地主抢走了不是?红军问。金有才摇摇头。

是土匪抓起跑了?金有才还是摇摇头,说:说是老虎咬来吃了。

红军问:见到尸骨了吗?还是摇摇头。红军说:老虎吃人还留骨头,反动派吃人骨头都不吐。一定是反动派弄走了。我们是打国民党反动派的,查到了给你送来。叫什么名字?

金有才说:叫黎转弟。红军记下名字,把米拿给有才就走了。金有才不要米,要和红军一起找转弟。

红军说:你现在不能跟我们一起走,你身体不行,有病。你要把身体养好,才有力量报仇。

养好身体,才有力量报仇。好,听你们的。我不光是去想去气。还要有身体有力量,去生活,去报仇。有才起来送走了红军。当晚,吃得饱饱的,跑在大路边竹林里,等红军过时混在队伍中。

腊月二十二日(1935126日),红军一军团一师翻七里坎,在黃陂洞受阻。驻扎在柏香林的红军接到命令,迅速赶到复兴,向县城进发。天还没大亮,红军没有惊动四邻就开拔。红军队伍走到竹林边,金有才趖出来混入扛弹药的队伍中。部队在风溪口修复侯之担部撤退时拆散的浮桥,金有才是篾匠,捆绑都内行,积极参与。桥修复,红军继续向赤水县城推进。这时,川军达风岗旅的2个团已占据复兴场。由于敌情不明,未发动进攻。

腊月二十三日(127日)凌晨,红1军团2师向复兴场发起进攻,迅速抢占白岩背、水脑上、袁家田、红岩寺等高地,与川军激烈交火。川军达凤岗旅何团集中火力,首先向白岩背高地红军阵地攻击,双方火力对峙许久。接着,红军以机枪火力掩护发起冲锋,将川军何团击退至复兴场北水合背、叫化营一带。一部分红军冲进复兴场,在下场口一带向水合背高地的川军发起攻击。由于处于低洼地段,地形不利,战果未能扩大。

此时,川军章安平旅第3团从黄陂洞赶来增援,与达凤岗旅右翼一起集中火力向红军阵地进攻。同时,川军派遣一小股兵力沿河潜伏至下场口附近,从侧面巷道偷袭正专注迎击正面川军的红军。战斗中,红军伤亡较大。由于敌军大量增援,红军撤出复兴场,退至风溪口。此时,红军增援部队赶到,击退川军。红军得以从风溪口浮桥过赤水河,退守丙安。

这一切,金有才看得真真切切,枪声手榴弹的爆炸声,把金有才震清醒了。什么思念、什么申冤、什么报仇都只有自己活着才能实现。就像笋子一样,蓄积力量,顶开压力,才能长成参天大竹。

黄陂洞战斗和复兴场战斗实质是一场战斗,两个阵地。都是由中央军委指挥,一军团负责执行。按照朱德电令一军团部及二师主力集结猿猴地域并准备28日参加战斗的要求,红1军团部撤回猿猴。是日晚,红1军团部宿营于猿猴。29日毛泽东指挥红军一渡赤水河。复兴场战斗是遵义会议后的重大转折,从此,革命一步一步走向胜利。

 

大部队红军撤退后,四个掉队伤兵,找地方疏散。正在街上问情况,正好金有才从复兴场回来。红军受伤了,应该帮忙。于是,带着四个红军,从丙滩沟进躲开锋芒,经石夹口,进两河口,爬大茅坡,进深山老林。

三个受了伤的红军,拄着竹竿艰难地爬坡,一个小红军,跑前跑后照顾三个大哥哥。他尽管衣着破烂,结实的身体能抗御刺骨的寒风。深而乱的头发下一双机灵的眼睛,渴望光明,向往幸福。生活的折磨使他的年龄和实际不相符,十三、四岁过早成熟。好不容易爬上了石笋,该歇歇了。

金有才说:离丙滩十里了,你们的大部队从穿风坳的大路撤退,国民党的军队在追,我们是另一条路他们找不到。

稍坐片刻,又继续前进。顺沟进,平缓多了。三个受伤的哥哥说我们走不动了,小易(小红军的姓)你去追大队伍吧。小易说,不行,我的责任是照顾好你,死活都要在一起。一个大哥哥说,我们的伤重,没办法了。你没受伤,又年轻,还可以为革命出些力。随你怎样说,小易就是不离不弃。最后决定,进大山养伤。

离开了进泥河马鹿坝的路,爬上洞平大山。那里是满山遍野的楠竹林和杉林。金有才帮他们找一个楠竹掩盖的岩子住下,小易找柴生火,烧水煮饭,还要喂重伤员的汤水、饭食。金有才带他去找当地老乡,买盐买米。由于语言障碍,小易只好比手划脚来表达,金有才当翻译。小易一边学赤水人说话,一边熟悉地形。

金有才要回家去了,小易就在山上照顾受伤的红军,今天住这里,明天又转移到别的地方。一天一天的过去了,几个红军哥哥因伤势太重,相继去世。请老乡把红军哥哥的遗体掩埋在楠竹林里,小易跪在坟面前说:哥哥们,安息吧!你会长根发笋,活在大山中。

事后小易便趖下山来找红军大队伍。到了茅堆子去打听,红军走了半个多月,从元厚方向来的,经泥河马鹿进四川去了,具体在哪个位置,根本无人知晓。况且,听说国民党还在查什么共匪残余。小易走投无路,只好在清塘、洞平帮人干活路,得一口饭吃。更麻烦的是,长了一身疮,晚上只好一个人睡柴房。

茅堆子的刘二爷看见他可怜,叫他在他家住,用热牛尿来为他治疗身上的疮。请医生郭炳云为他医脸上的疮,疮好了,脸上留下许多疤疤,都喊他麻子。但无人知道他姓什么,他也不开腔,平时跟哑巴一样。干活肯出力,见活路就做活路,不拈轻怕重,不偷奸把滑。来时都喊共产娃,自从刘二爷把他留下后,就姓刘,大家都喊他刘麻子了。其实,名字是个符号,喊得答应就行了。就叫刘麻子。

一天,郗大爷到幺站上来收点桷子,刘麻子去帮忙,很勤快,郗老先生看在眼里。便跟刘二爷说,我身边差一个肯出力而可靠的人。我看得起这个共产娃,能不能让给我。刘二爷知道通留共匪有多大的罪。郗大爷是丙滩仁字旗的龙头大爷,竹篾帮帮主。嘿!郗大爷开了腔你敢不给吗?于是,刘二爷把他叫来,拿了一件自己穿的半新半旧的衣服给他换了,对他说:小伙,我跟你找个能保住你性命的人家,你要懂事点,有空我来看你。依依不舍地牵着他的手,交给郗大爷。

县城里来人查残余共匪,这些人直接来到郗家,说明来意,就是来抓这个共产娃。郗大爷不答应他们带走,郗大爷便问来人:这样小一个小孩,你凭什么说他是共匪。

他谈话不我们这地方的口音。

蒋委员长也不是我们地方的口音,他是共匪吗?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西南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ICP备18010760号    贵公网安备52010202002708号

合作支持单位:贵州文学研究会  四川省文学艺术发展促进会  云南省高原文学研究会  重庆市巴蜀文化研究中心

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已满)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158019179 位访客      技术支持:HangBlog(renxuehang@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