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西南作家网:www.xnzjw.cn
西南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长篇 >> 正文

(长篇小说) 竹都传奇 之 二十七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王昌宇    阅读次数:12925    发布时间:2024-05-14

二十七

金有芳怀孕了,还在堆地上清点角桷板。用一根长长的竹棍,破头锤茸当笔,蘸着竹筒中的墨汁,点在桷板档头,这样点不落,点不重。并安排堆码得整齐有序。看来要临产了,她一只手撑着腰杆,一只手拿竹棍,很吃力。

点桷子一幕,被王七老爷看见了,叫金有芳进屋去休息,一边气蠕蠕地叫一个脚子(搬运)去把王敬山喊来。王敬山正在袍哥公社茶馆,和一个合江客人谈生意。听说王七老爷很冒火。赶忙请余先生和客人吃到茶,匆匆忙忙回到家里,见七叔就问啥事。

七叔说:“你一天到黑就是竹子,就是生意,你看看,你媳妇翘起一个大肚皮干活,要是把娃儿整脱(小产)了,你要后悔一辈子。”

“我去接我娘,娘说眼晴不好,她都要人经佑(侍候),不来。我去笋洞岩接丈母娘,他家只有一人在家,听说金有才谈的媳妇要来看人户。我简直没有办法。”王敬山极力解释。

王七老爷不“依教”(不服),气愤得很。说:“柏香林不如以前了,游的游手好闲,吃的吃鸦片烟,祖上留的产业几乎荡尽无存。就看到你稍微理得起事,就是一天到黑竹子、篾条的。都是为大众干,自己得过啥起?得个名声。名声是虚的。家庭不顾,你如何归终?今天我跟你说,我再看到侄儿媳妇大起个肚子干活。哪点碰到你,哪点捶你(打你),不要说我不给你的面子。”

王敬山低着头,唯唯诺诺。

这时金树成和金有才从四洞沟回来。见其王七老爷气鼓鼓的,连忙解扣扣,说:“亲家都在,敬山,叫有芳给七叔泡茶。”回头来对七老爷说:“这一次赤水河涨强盗水(晚上悄悄的涨水),那些堆得矮的竹木,被水冲走不少,特别是荔枝溪、约妻口,冲走几千根楠竹,损失不少。土城上面的原木、板材冲下来不少,他们清漂(清理水冲走的竹木)的在约妻口、欢喜滩清得不少。我们的竹子就没有办法。交给我们的该我们折,没有交的该山主和脚子们折。他们折不起,折了就吃饭都是问题。”

金树成说:“我没搞清楚水冲走了,木材可以清漂。”

 

王七老爷说:“你要知道‘清漂’,就得了解‘漂沟’。”

漂沟,又叫“吆鸭儿”。是对水量大、滩险多的沟、溪、河的利用。把木材运到码头上,有一定的数量了就全数散放到溪里,一根根木材让水自然冲走。放排工只在溪边走,负责把冲在岸边的用“拦爪”撑它出去,把“款”在石头上的木材吆走,把卡在石缝里的木料取出来。总之,要全数吆走,不准在途中丢失。当然也有丢失的情况,卡在急流的石缝里,人无法接近木料,以人为重,丢少数是正常的,漂沟的木材“准许有一成的抛撒”,就是交了十根木材与放排工人运,运到目的地交九根就合格了,多交还有奖励。

入了赤水河,就要重新点交一回木料,这回的木料要多得多,漂沟的人也要多得多。起漂,放排工们用“拦爪”把木料拖下河,这“拦爪”是一根小楠竹或斑竹,约有一丈五六长,一端的巅上套了一个像鹰嘴的铁啄子,刚好套上去,再打破头楔楔子,很稳当。拖木料时,啄着木料就拖着走。平时在水里作划水时的划竿用。赤水河上漂沟很好看,满河都是大大小小,长长短短的木料,真像满河的鸭儿在水上浮游,又像群龙游江。

放排工用几根木料扎张小“拖拖儿”跟在后面,清理靠岸的,打沱的,石头款起的。若遇险滩,放排工人要全数上岸,“拖拖儿”都是让水冲走,在险滩下再扎“拖拖儿”划去清理木料。有的放排工人懒,难得扎拖拖就选根大点的木料就划起走了,当然,这是艺高人胆大,但许多高超的技艺都是用时间练出来的。这种划独木的技艺,后来转化为民间竞技和娱乐。多少年后,就成了现在大家看到的划竹竿的表演。

一群漂沟的汉子,身体健壮,胆大心细,在水中如履平地,划行如飞。他的“拦爪”只要出手,想啄哪里就啄在哪里,从不虚发。

他们彼此之间是用“弯弓哨”来联络的。“弯弓哨”是将食指弯成“7”字,放到自己的口里,吹出钻山应岩的尖哨声。通过“弯弓哨”的长短、连续几声来通知工友该下围了、该吃饭了、后面有散落料要赶快清起走等。

到了黄昏,就要选一处流水不急的沱来“圈鸭儿”,“圈鸭儿”就是把木材围到沱中,用纤藤把部分木料连起来,纤藤的两头拴在岸上。人就在岸上的石岩子里,临时搭的草棚里煮饭过夜。第二天,吃了早饭又开围,放漂。

有人说不怕有人偷木材?不会的,在赤水河边上居住的人家,大多在水上找吃的,知道放排人很苦只能相帮,不能打劫。况且,偷了漂沟的木料,清朝就有规定,要“偷一罚十”。

把捡的木料放在自己的木材堆里,谁知道是谁的?放排人知道。漂沟的木材是水泡进心了的,满身都是“拦爪”啄的印迹,就是解成板料都分得出来。

放漂放到了合江,才把木料捆成筏子,运到重庆、武汉、上海。漂沟的人交了料回家,肩上扛一根“拦爪”,用围帕裹个包袱背在背上,穿一件白汗套,脚踏一双线耳草鞋,“一漕”人一路,很打眼,也很风光。就连路上的“老二”(土匪)见了都不抢。土匪都知道,漂沟的都是在血盆里抓饭吃的人,明知包袱里是银子,都装了没看见,你去抢别人用命换来的钱,会跟你拼命,更何况每人手中都有武器――“拦爪竿”,三、五几个蟊贼是不敢妄动的。

“我们的楠竹还不是有‘爪记’的。”金树成说。“我们在砍竹子时,要记数付刀价。又要区别开谁砍的,砍竹工每人有每人的记号。用专门打的‘爪子’,在楠竹上抓出两根或三根线条,来区分。各人的爪子的距离宽窄不同,抓的位置,过节没有都不同。你说是你砍的,用爪子去比就知道了。”

王七老爷说:“砍的人多了,你要把所有的爪子都收去比。不可能。”停了一下。“这个天灾没有什么办法。耶!命中只有八合米,走遍天下都不满升。”

金树成说:“我回来就是和郗大爷商量,把我们竹篾帮提的钱,适当补助他们点。先叫脚子们报数,报真实损失数,如查出多报的,一分不给,统计再说。如果帮会钱不够,我到合江重庆找老板们想办法。就是要大家都过得去。”

王七老爷听了金树成的话,心想:金树成想得轻巧,重庆那些老板能支援钱?!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西南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ICP备18010760号    贵公网安备52010202002708号

合作支持单位:贵州文学研究会  四川省文学艺术发展促进会  云南省高原文学研究会  重庆市巴蜀文化研究中心

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已满)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158015468 位访客      技术支持:HangBlog(renxuehang@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