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西南作家网:www.xnzjw.cn
西南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茶馆 >> 正文

我的伯公幺公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妄自逍遥 务川县砚山中心学校    阅读次数:10188    发布时间:2021-09-25

我家老祖母生育三男五女,祖辈有五姊妹,三弟兄。我的祖父排行第二,上面有伯公,下面有幺公。

我老祖父死得早,一家子靠老祖母拖址过日子。也全靠田土山林多,日子还过得比较殷富。

儿女们都长大成人了。三弟兄分了家,分房时,不知是什么原因,伯公和幺公分得正房子,我的祖父分得厢房。分了厢房不说,老祖母也跟随我家。

房子分了后,伯公和幺公又将房子重新建造,将屋基向南移了八米宽,房子就紧逼着我家的厢房。雨天的屋檐水满溢出井梁外,溅在我家排列上。排列常是浸泡在雨水里,很快i就腐烂了。(那时我的祖父为何同意他们这种立法。)

听说解放前,伯公和幺公的土地山林比较多,因家庭富有,再加上伯婆和幺婆都是大富人家的闺女,所以很仗势。幺公更为霸气,说是三天不打人,眼睛都要红。有一次,拿着火枪,对准一个本族的长兄,说我扫你一枪,话出枪响,将那人的脚上打了一枪。造成不良后果了,还说是开玩笑。人家也拿他没办法。

解放后就被划成地主成分。幺公的房子被划给贫下中农居住,伯公的房子也被贫下中农所强占。伯公和幺公只能乖乖地搬进贫下中农那又破烂又窄小的低矮房子。一家只得一间,无奈挤在只有十多个平米屋子里,日子过得十分窘迫。

伯公、幺公划成地主,还被劳教好几年。劳改回来,在生产队还处于被镇压的对象。倒还不如在劳改农场自由。

在生产队里,随时是生产队长教训的对象,什么重体力的劳动,非他们莫属。一年给公社打柴,搬运电影机器,搞农田基本建设等,凡是安排到他们头上的,就不能推托,也不敢推托。每次大小会,他们都要喊到台子的下方,把头低下,多半都是被捆绑着,面向群众,等待批斗。我记得有次幺公被一个大队的积极分子把头上的毛巾一刮耳扫出老远。另外有个贫下中农成分的,看着可怜,不怕问责,胆敢去将毛巾捡来包在幺公头上。

幺公解放前做事不计后果,解放后人家就会找上门来。那个长兄经常说脚发省(病痛复发),不能劳动,要给人家记工分,要给人家打柴等等。反正人家提出的要求,就得给人家办到。

幺公过去霸道,解放后只好受人欺负,说是劳改回来,带回有些皮张、布皮、被单之类,无需任何理由,就被人家强行拿去。就这样,过着颤颤惊惊的日子。

伯公在我们还未出世就去逝了。据说是在集体吃大锅饭时,有一天饿馋馋的,提前去食堂打饭,心想女婿管食堂会有优先,没想到反而被无情的女婿吼了一顿,饭也没打着。回家后,越想越不是滋味,一气之下,找根索子到山后面叫核桃树的地方吊颈而死。

幺公的寿命还长,因没有男嗣,老来随女儿过日子,也不论成份,不受人家欺负。后来还享受了共产党的五保政策,九十岁上才去世。

现在,每每想到祖辈的那些事,无不发出感叹,但具体也表达出什么情感,孰是孰非,难以论定!

 

 

(编辑:黔州)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西南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ICP备18010760-7号    贵公网安备52010202002708号

合作支持单位:贵州文学研究会  四川省文学艺术发展促进会  云南省高原文学研究会

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已满)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149421007 位访客      技术支持:HangBlog(renxuehang@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