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西南作家网:www.xnzjw.cn
西南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长篇 >> 正文

妈妈的摇篮(第五章,第六章)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罗一民    阅读次数:89393    发布时间:2021-11-09

社会现实长篇小说

妈妈的摇篮

 五 章

1

 

时光飞逝如流水,一晃眼就又半年过去了。自然,吴言通过了在大学一年的拼搏,每门功课成绩均在八十五分以上。而他妹吴芳呢,也通过顽强努力,她所攻读的中师,每门功课成绩均在八十分以上。而且公历七月十五一到,暑假也自然到了。当学生的诚然陆陆续续回了家来。当妹的吴芳免不了一回到家后自然性快快去看望了大姨妈陈英子和表妹翠喜。并默默的帮大姨妈干它几天活儿来。而当哥的吴言同样也为下学年两个能有学杂费和生活费而不得不留在省城里继续兼职抓收入。

而离家出走有两年了,在广东打工的吴非这烂崽和他的妻子呢,前文已介绍过,他们在那年公历二月初(农历是上一年大年三十夜时候)这对狗男女就随后陈江去跟开人力三轮车的吴言过了年。可陈江也知道出门人的难处,仅过大年去到正月初八,他陈江便有幸找上了一份私人厂家去当会计了。

这样,他陈江仅在次日(初九)大早便背起了包包去那厂家上班了。如此,就仅剩没文凭也没本事的吴非、姗姗这两个狗男女。这两个大草包不但不会可怜吴言,不但不会理解出门人的难处,反而还说起吴言的坏话。他们既吃了又睡,睡了又吃,且还拖累着吴言差不多快一个月时间去,并还天天都麻烦吴言陪他们到处跑出去找工作。那年都到正月二十几了好歹有个饭馆老板会可怜他吴言,要不,他吴言就不仅只为他们两口子多花它五、六百元。且还要为他们迟迟不离开或许再多花它几百元哩。

多亏苍天有眼呀,多亏天老爷会可怜了他苦命人。

而不争气的人到哪去始终也不争气,是笨牛牵到哪去也是笨牛,是懒鬼带到哪去也是懒鬼,是脓包的无论拉到哪去也是脓包……

故事还要提到上一年吴言尚在广东打工的时候。从那个农历正月二十四日起,他吴非这烂崽和那不会孝敬别人父母的姗姗才提走旅行包去那饭馆上了班。按老板原先的安排,吴非是马上换上四个包的衣服腰扎皮带,头戴大盖帽当上了饭店的保安员。每隔七天天恰亮,他吴非就得早起洗漱好吃点早餐一到七点就必须站到门边来立正,且一直站到中午十二点整才准下班吃中午饭。也只有此时才由另一位保安员来顶替他站到下午五点钟,接着又是吴非去换班站到晚上十点,最后再由那跟吴非换班的保安员站到次日凌晨二点才关上大铁门去休息(下周就换到吴非去按照那保安员时间上班)。

他吴非说他从来就没有这样受过苦,有不少次他都想撒手不干了,可是,衣兜里又不会冒出人民币来,想逃往哪儿去另外找工作又怕找不到工做。他真够为难啦,才进这家饭馆来干没两天就感到厌烦了。并且才上正好有一个星期的班他吴非因为艰苦不了便向老板提出:经理,一天上十个小时的班,我真受不了,我有点不想干了。

那老板可吼起了他:你不想干?我们发给你穿的这套服装是三百元,你找钱来付就可以去。还有一天三餐,每顿二元五角,这么多天了,你自己算好,一道找钱来付。

吴非可埋了头下去说:…我也上了这么多天的班。

老板用手指指他头:你没有上足月,况且第一个月是押金,不发,要到年底才结账。

“啊?”他吴非此时眼眶噙满了泪水,也差不多要哭了。他无话可说,只好立正到大门边去。

而他吴非的妻子姗姗呢?他们两口子恰提行李来饭馆的那天,老板就叫总管提了一套灰色工作服来给她,叫她马上试工,若表现好,从明天起就开始记工,若表现差,那也许要拖到后天或更远的日子去才开始记工,并试用第一个月,试用期仅二百八十元,并还要扣押金三百元,到年底来结账才发给。而且老板也宣布了,试用期满,表现较好,第二个月工资就是三百元,第三个月加到三百二十元,并以此类推下去。同时也对来当保安的吴非宣布:你的工资也同样如此安排。

那天,他们两个懒鬼都马上换了工作服去接受“岗前培训”。

 

2

 

然而,没出息的毕竟没出息,懒惯了的毕竟到哪去也是懒鬼,头一天她姗姗去试工,管工的就用不着,并向老板反映去了。老板当晚便来教训起她姗姗:你这么一个大姑娘,况且还当了人家媳妇了,这么只对洗碗洗菜都很笨蛋!

她姗姗可不好意思起来,说了:我也是没有闲着啊。

老板可用手指了她说:噢?明天还试一天,后天再开始记工。

这时的姗姗都开始泪汪汪起来,她垂下了头去。

次日她不得不拼命干。一天要上十几个小时的班,她几乎没抬上头来过一次。不过因为人早就笨惯了,她咋做也始终赶不上别的洗碗工。老板勉强答应从第三天起开始记工。

在工作枯燥无味的时候,谁也好都感觉得日子好漫长。这是人之常情啊。

好歹直直的站岗足足有一个月,旅馆出纳员便过来对他吴非宣布了:“按老板答应,你的本月工资是三百,正够押金,但考虑到你实际困难,暂扣二百元押金,五十元服装费,发五十元给你作小用。到下月就只扣你一百元押金和五十元服装费,其余的全部发给你。”这样他辛辛苦苦的立正在门边给酒店当保安,直到此一天才领得到手人民币五十元。又过两天去,她姗姗的工资出纳员也走过来对她说了:老板答应,本月工资你的是二百八十元,扣两百元做押金,服装是每套一百元,可分五个月扣清,这样本月先扣你的服装费二十元,如此一共扣你二百二十元,现在实际发给你六十元整。请来签字领款。

就这样,她姗姗天天都起得很早,并一直干到夜里十点来钟正好有一个月零二天时间,她才领得到手人民币六十元。

第二个月满,他吴非同样又都辛辛苦苦地按每天四班制轮换五个小时,一天要站十个小时一直足足站了三十天后出纳员方走过来叫他去听“政治课”:小吴,本月你的工资增加二十元,但还要扣押金一百元并仍扣服装费五十元,你实领工资一百七十元,请签字。

又仅晚两天时间出纳员也来叫姗姗去财务室“训话”了:大家都反映说你表现还不够好,但为鼓励你多干好活,老板答应本月还是加你工资到三百元,但还要扣服装费二十元,再扣押金一百元。这样,本月你实领到手工资是一百八十元,请过来签字。

由于长时间的立正站在大门边,吴非两腿不免有些麻木了。不过,他吴非总觉得他的工作太枯燥无味了,只隔一个星期,每天七点前他就要起床来赶忙洗漱好并着装,然后正正规规的过来立正站在大门边,并且只有在各大、小车辆莅临酒店了的时候,他才能够离开立正地点过去摆手指挥车辆停在适合的位置。天天如此。尽管一周内每天不是中午就是上午或者下午有一段五个小时的休息时间,但一整天下来两个保安员都是四班轮换制。他说他实在不想干了,并多次向老板提出了要求:老板,这活我不愿干了,让我出去吧?

老板可马上吼起了他:想出去?你的服装费都还没有扣足哩,要出去那今天先交了两百元来,我准你马上走。

他吴非可哀求了起来:那---所扣去的三百元押金不是超过么?

老板立马伸手指到他鼻梁骨上来,厉声说:“押金是押金,要到年底才退下来,服装费必须先扣。”他吴非无法,只好抹泪立正到原地方去。

她姗姗也同样坚持不了下来,每天从七点半钟起开始洗杯子、刷碗、洗菜盘子,再拖地板,抹桌子,见有什么活儿就干什么活儿,天天都这样干。一周内没有哪天是例假日,每天虽然给吃三餐饭,但有时还正吃饭时,见有贵客来了,你得赶紧丢下饭碗去摆好桌椅,再倒杯茶水过来,并还要递餐巾纸,或者抓起手帕随便抹一下桌椅。只有把客人安顿好了,方能返回来抬上自己的饭碗。而当工作处于繁忙时间,若你动作稍慢半分钟,就要被扣当月工资五元。

因此,从中午十一点到下午一点,再从傍晚六点到夜里九点办,是该酒店生意最兴隆的时候,此时,任何一位服务员都不能缺岗,对凡是无故缺一次达二个小时的岗,就要扣半个月工资。只要整月下来累计缺岗达四个小时的,则整月工资便全部被扣完。因为这样的工作纪律和如此严格的规章制度,她姗姗每天都坚持守到夜里十一点。她早说她实在承受不住了,且早有那么几次曾向总管小姐提出,说她真的不想干了,老板可不可以退她押金?因为这是辛苦钱呀。此时的老板便过来大骂她姗姗:都是你家两口子工作不稳,你们连服装费都还没扣完,就想溜了?好!先付服装钱来,我随便你们走,也懒得留你们了。

 

3

 

她姗姗因为嘴馋,而他吴非这厮儿也是花花公子。虽然饭馆是保证他们每天有三餐的饭吃,但她姗姗也会在早晨客人来得少不很忙时,会跑出去东买这西买那过来尝尝,尽管头个月的工资才领到手六十元,却只花小吃不到一周就花完了。他吴非也同样如此,头一个月仅仅只领到手五十元,也仅仅在换班休息时出去逛一趟买包好烟来抽再随便买点小吃,如此他的五十元也刚好只够花三天。且到第二个月领工资,吴非虽领到手一百七十元,也只够花不到两个星期。而姗姗是真领得到手一百八十元,凭吃小东西和买点别的小用也只够花两个星期。他俩都感觉得领到手的工薪是太少了,仅几十到一百多元,就是到下个月来谁都差不多可领足三百元了,也是不够小用钱的。于是,就在第三个月已去一半多的某天晚上他俩便商量起来了,干脆等本月工资一发下来后两口子就立马逃了,另外去寻了别的工干,可以说收入上要总比在这一家饭馆多吧。

就这样,他们又再狠命忍受半个月。恰恰足月的这一天,出纳员就真的先叫吴非去领了工资。这回出纳员过来让他签字前先说了:“小吴,这个月你的工资已加到三百四十元,但老板已来交代去的,因你工作不稳,笨月须扣你一百元的服装费。这样,你就只能实领二百四十元。请签字。”于是,就因为服装他吴非就只能领得到手二百四十元。

又刚好正晚两天时间去,出纳员又叫了她姗姗去财务室,并如此对她说了:嫂子,你表现比从前两个月稍好,老板已答应本月加你工资到三百二十元,但他也来交代过了,因你也工作不稳,本月须扣你六十元服装费,这样,你实领二百六十元,请签字。

就如此,姗姗辛辛苦苦地干工到第三个月,只领得到手二百六十元。他两口子的钱加下来正好五百元整。当然,未待姗姗领薪时的这两天当中他们就先花掉了吴非的二百多元。

而此时正好是公历五月下旬了,他们偷偷卖树离家出走到这时也正好有十个月时间。

正是当姗姗领到第三个月工资的那天。晚上十一点恰到,她就完全可以休息了,而吴非这小子这一周也天天都只上班到晚上十点就由另一保安员来换了他的班。这时,他们便从晚上十一点后便可自由商量了:“干脆我明天早起就外出买点东西,然后你在七点钟前不吃了早餐就先出去,我们就可以跑了。”姗姗先这样说。

“那我们行李可搬不出去,咋办?”吴非说。

姗姗想了想说:只两床毯子,一床蚊帐,几件旧衣服管不了几个钱。

吴非挥手说:行,走就走。

他恰说过,可又顾虑了说:不过,还没联系上什么活儿干呀,要去哪儿呢?

姗姗灵机一动,说:干脆先找陈江。肯定他有办法的,这么长时间了,我想他也能联系得了一份工作给我们做吧。

吴非睁大眼睛了说:明早五点钟,最高五点半钟就跑,那时大家都还没起,要不我们可就跑不掉了。

两个脓包一说罢,就开始钻回狗窝里去了。次日大早天仅朦朦亮,首先是姗姗轻手轻脚地一穿好衣服就先下了楼去,接着就到吴非穿好保安装戴好大盖帽提了钥匙就也跟着下了楼去打开了大门,再轻手轻脚地去打开铁门。

两个狗男女就是在这天天还偏偏会飘起毛毛细雨的早晨跑出来的。这时,他们才跨出铁门,他吴非刚好把铁门拉好重新关上时正遇一辆的士车驶过来,他吴非马上摆了手,问了价,司机说只要五十元就可走二十公里,他俩于是一声不吭的便上车跑了。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西南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ICP备18010760号    贵公网安备52010202002708号

合作支持单位:贵州文学研究会  四川省文学艺术发展促进会  云南省高原文学研究会  重庆市巴蜀文化研究中心

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已满)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159314338 位访客      技术支持:HangBlog(renxuehang@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