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西南作家网:www.xnzjw.cn
西南作家网: >> 专题策划 >> 茶馆 >> 正文

赤水长征文化史料8大新发现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贵州赤水 王大勇    阅读次数:15836    发布时间:2022-12-13

近年来,特别是国家长征文化公园建设工作启动以来,中共赤水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长征文化资源挖掘保护工作,由市委宣传部统揽,市长征办牵头,联合党研室、文旅局、档案馆等部门,广泛发动社会各界红色文化爱好人士,通过大量查阅档案、文献,走访、调研,询问知情人,掌握一手资料,新发现一批极为珍贵的长征文化史料、实物,目前至少有8种,特梳理如下:

 

中央红军侦察分队到赤水县城口述印证史料

红军“四渡赤水”期间发生在赤水的黄陂洞之战、复兴场战斗作为不争的史实,世人广为传颂。那么,当年红军先头部队究竟到过赤水县城没有?一直众说纷纭。就情理而言,两地距县城仅10余公里,且起初的战略意图是抢占桥头堡——赤水县城,北渡长江。红军先头部队至少侦察部队应该到过赤水县城,开展情报收集、敌情侦察等。为解这个谜团?经多方找寻,近日走访赤水市质监局原局长李克强,收集了一系列亲历材料,根据李克强同志提供的相关情况收集整理成文并公开发表,可以负责任地说:长征时,中央红军侦察分队到过赤水县城,不是伪命题,是确有其事。

   

印证材料:文革中,因昆明动乱,中央决定云南全省实行军事管制,并命令云南两大派(炮兵团派、八二三派)联合,昆明两大派在昆明军区协调下,在省政协礼堂胜利堂成立了“昆明地区两大派联合归口服务站”简称归口服务站。昆明军区从昆明军区下属三所军队院校抽调近10名学员,由昆明军区政治部联络部李明部长(后任新疆军区副政委)率领,到归口服务站任联络员。我当时是昆明解放军外国语文专科学校二年级学员,被学校造反组织指派参加军区驻归口服务站联络组工作,分在文化系统组。行前,我们军校联络员到昆明军区司令部开会,学习纪律、交待任务,期间主持昆明军区工作的鲁瑞林副司令、分管军队院校的查玉升副司令、分管地方联络的崔建功参谋长及张子明副政委一同接见了我们,对我们将来的任务、作用,均一一作了指示。会议休息时,我见查玉升副司令在走道抽烟,我忙走上去,向他敬了一个标准军礼,说“报告查军长,我是126团的,前年在126团招待所,我给你站过岗”。查玉升是老红军,是原十四军军长,刚调昆明军区任副司令,在我们十四军部队有很多英雄神奇的传说,大家都很敬佩他,都以当查军长的兵为荣。查玉升副司令听说我是十四军126团的兵,十分高兴,查说“小兵,你是126团的,在那个学校?到校几年了?”我说“报告军长,我是外专的,入校快两年了。”查说:“你是哪里人?”我说:“军长,我是贵州遵义赤水县人。”查司令哦了一声说:“赤水是个好地方,商业繁荣,人心活跃。”我说:“军长到过赤水?”查说:“那是1935年年初,我作为中央红军侦察员到赤水县县城驻了两天,侦察到很多有用情报。”因休息时间到了,就停止了摆谈。             

那年春节我回赤水探亲,我将学校发的军用粮票到县人武部调换成地方粮票,在人武部见到林政委,给他摆到查副司令讲的中央红军侦察分队到过赤水县城一事,林政委十分感兴趣,一再告诫我,一定要找查副司令多了解一些中央红军到赤水县城的事例,我爽快地答应了。回昆明后,我通过查副司令的秘书施天成(原126团秘书股股长),两次见到查副司令,从摆谈中基本弄清了中央红三军团侦察队到赤水的一些情况。68年我回赤水探亲,到武装部没见到林政委,幸好遇到原126团调入人武部的李连杰助理员,我将了解到的情况给他作了介绍,拜托他转告林政委。李助理叫我将详细情况写成文字材料,由他转交,我答应了但一直没办,主要原因是当时全国社会动乱,加上本人年轻,心情浮燥,静不下心来写材料。没想到此事一直拖到现在,已经近50年,很多当事人都已作古。为了不给赤水红色文化留下遗憾,根据记忆将查玉升副司令口头讲述的历史事实整理出来。

查玉升副司令说:长征开始时,我是三军团四师11团一营二连连长,在强渡湘江时,我们团在新圩阵地阻击国民党广西兵。掩护中央机关渡江,连续几天几夜的拼杀,我们团500多人中只剩几十人,我连80多人,只剩4个人。我团剩余人员只好编到六师18团,我被调到军团侦察队任侦察员,我们侦察队约有40-50人,大都是营连干部。队长是有名的侦察英雄梁兴初(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 “万岁军”38军军长成都军区司令员)。梁兴初入社会早,当个裁缝,做过理发匠,干过铁匠,他多次带我们完成奔袭、侦察、抓舌头任务,我们亲切地叫他梁大牙。大约是351月初,我们随军团进军到遵义一个叫龙坪的地方,部队准备进攻打遵义,军团政委杨尚昆到我们侦察队驻地,传达猴场会议精神。杨政委讲,中央领导在猴场开了会议,会议决定继续贯彻黎平会议精神,决定以遵义为中心,赤化黔北,建立黔北根据地。杨政委说,兵马未动,侦察先行,要在黔北建根据地,就要弄清黔北社情、民情、军情和军事战略重点要道,你们侦察队抽出一半兵力,分三路出发到黔北各县去,限半月内把情况拿回来,分下去的就不去遵义了。杨政委讲完后,梁队长立即分兵,我分在仁怀赤水小队,我们队有梁兴初、周明军、李柱奇、刘×、沈×和我共6人。当年除周明军22岁外,我们都只有18-19岁,但我们都是身经百战的红军干都,我们简单商量一下,决定利用黔北盐运道,扮成盐商到茅台、赤水的裕兴隆盐号查账,我们分工是队长梁兴初扮老板,周明军扮文书(账房先生),李柱奇扮医生,刘×扮挑夫,我与沈×扮保镖,当天下午我们由驻地龙坪脱离部队,悄悄地向鸭溪方向出发,此时黔北进入寒冬,天上不时下着小雨、小雪,雨加雪使盐道上的青石板又光又滑,冷滑难不到我们英勇的红军,我们年青,一路小跑向茅台赤水方向急进。当年通迅闭塞,红军突然到遵义,黔军防不甚防,遵义各县都不知红军要来黔北建立根据地,故防务松懈,我们这一路除在一些大的场镇,有少些护盐队外,基本无黔军、民团之类的武装人员,加上寒冬,黔北山民有猫冬习俗,一路行人稀少,特利我们侦察分队活动。我们一路走,一路看,时不时到农家访问,我们见到黔北干人,均处在赤贫线下,连包谷饭都不能吃饱,身上巾巾吊吊,盖的是稻草做的秧被,没有一件完好的衣物,有的十七、十八岁大姑娘,赤身裸体无法上街,只能猫在火塘边上。我们认为黔北干人,就象一捆捆干柴,一点就要燃开,开展黔北根据地是有群众基础的,但同时又觉得黔北太穷,连主食包谷都不能够吃饱,人民饥不果腹,大量驻军有困难,同时当地广种大烟,市场出售的“黔土”就生产在黔北,因而烟民多,兵源困难,我们一路看,一路小跑,经鸭溪、枫香、坛厂,第三天就到了茅台,茅台是商业重镇,商人多,酒坊工人多,盐运工人多,纤夫多,我们到裕兴隆茅台分号报了道,分号帐房安排我们吃住,因我们有任务,谢绝了他叫我们驻两天的好意,叫他安排裕兴隆的“茅村船”将我们送到土城;第四天,天麻麻亮,我们一行就坐上“茅村船”,沿赤水河而下,只见赤水河沿岸悬岩陡壁,多处形成一线天,岸边纤夫道,背盐盐运道,路小坡陡,行道难,难于上青天,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第六天下午,我们到土城,土城景象和茅台差不多,只不过路平了,天大了,当地的干人要稍富一些,我们在土城驻了一晚,打听到周边几个地区情况,特别听说赤水有驻军,有兵工厂,我们十分振奋,第七天天刚亮我们就离船上岸,沿驿道,经猿猴场,向赤水开进,当我们走到一处叫“陛诏”的地方,在么店子吃饭,老板热情地给我们介绍赤水名食,豆花、腊肉、筒筒笋,因我们有茅台裕兴隆账房给的食宿账号,到赤水一路食宿只需挂账,故我们点了三样名食,吃了个畅饱,老板见我们照顾了他的生意,主动上来给我们搭话,他说:你们走这条路到赤水,前面大山过穿风坳,穿风坳是川黔驿道,必经之路,山高林密,时不时有捧老二(土匪)出没。杀人抢货,单身客人是不能上山的,我们陛诏和山那边丙滩都有私人组织的护路队,只要给钱就护送上山。刚才半小时前,有一伙客人上山,是我舅子周长生护送上山的,那批客人男男女女,还有小孩,走得慢,你们走快点就能赶上,一起上山,人多捧老二不敢出来麻烦你们,你们跟上他们,你们就给护送的周长生讲是我介绍的,他们不收你们的钱。我们感谢热情好客的老板,吃完好就急忙上山,在半山腰追上他们,他们一看我们身上带有硬家伙驳壳枪,人群慌乱起来,我们忙喊,老表我们是做生意的,不要怕,又叫那个是周长生:店子老板,你姐夫叫我们找你一同上山。周长生手拿一根木棒棒从人群出来说:吓死我了,你们果真是我姐夫介绍的,是做生意的。我们说当真是,还有假。我们说你不是收了钱护路的,周长生说:我们就是做个样子,一两个棒老二可以应付,三、五个就难办了,有家伙的更不好办,要丢命的,你们是我姐夫介绍的就好了,我就放心了,一同走吧,我们随即一同爬山,周长生热情,见人熟,见多识广,周明军与他认了自家兄弟。从周长生口中了解到赤水很多社情、民情、军情,下穿风坳后,我们依依惜别,过丙滩、复兴,擦黑时分到了赤水县城,按照茅台裕兴隆分号账房先生给的地址,在赤水北门口旅馆驻下,老板是一个年轻寡妇,客人叫她香香姐,她美丽大方,端庄娴淑,热心肠,对四方客人很友好。她是一个知识女性,小学教师,她对黑暗的社会现实不满,常讲一些深不可测的怪话,发泄对现实不满,她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给我们提供了不少有用的情报。我们看见赤水城电灯通亮,感到十分稀奇,就到街上观看夜景,第二天我们就到江西会馆万寿宫报了个道,取得合法身份证明。赤水是黔北重镇,城内有25军教导师约500多人,县城内九宫十八庙,商业繁荣,工业发达。我们感觉做生意人多,船运工人多,工厂工人多,人文素质明显高于贵州各县,此地一定有党的活动。据香香姐讲:有一个叫袁眼镜在茶馆给工人讲苏维埃运动,最近几天没来喝茶,我们决定在赤水驻两天,每天在工人多的茶馆泡茶,希望找到袁眼镜,找到地下党,可惜因我们江西老表口音,时间短,没和地下党联系上。此时中央红军占领遵义并在遵义召开会议,公开提出赤化黔北的宣传口号,贵州地方军阀慌了,怕红军不走黔境不保,忙抓壮丁,搞训练,布置关卡,装模作样盘查行人,借机敲诈、勒索财物。形势顿时紧张起来,赤水虽远离遵义,但在重庆行营严令下,开始严格盘查行人,收捕地下党。我们到赤水的第三天上午,就受到县党部,县城防司令部两拨人的盘问、搜查。好得精灵的香香出面拿言语,说我们是常来常往的熟客,不是生客,在香香姐破费掩护下,我们才有惊无险地躲过搜查。同时探听到四川将有大部队从泸州、江津方向开来参加黔北围剿会战以及赤水开始设立支前兵站、收集粮草等重大情报,决定立即回程。我们上街到书店购买了一些云、贵、川地图,到药店购买了大量军队急需药品。第四天一早,我们惜别香香姐上路。香香姐拉着梁队长说:兄弟,你们是好人,一定要回来看我们。我们说:我们一定要回来。临行之前:梁队长考虑到红军骡马分队不便走羊肠纤夫道,我们就沿着25军军长周西成32年修的赤桐公路(毛路),经旺隆、猿猴、土城、三元回遵义,在东皇时,与红一军一团杨德志团长接上关系,我们将侦察情况写了个简况,并依据地图绘制了军事侦察图,抄写了一份给一师师长李聚奎后,就离开红军一军团,向驻在良村的红三军团跑去,在良村见到我们军团政委杨尚昆,听了我们汇报,看了我们编绘的资料、图表,高兴地拉着梁队长的手说:你们任务完成得很好,归队休息吧,新的任务在等待你们。据查玉升副司令回忆:当年他手下有一个兵叫阎春润,解放后在赤水县当兵役局局长,56年他写信叫我去赤水,当时刚从朝鲜战场回国不久,我恋旧还真去了赤水,驻了一晚,赤水城依旧古老,民风依旧淳朴,市场依旧繁荣。

注:1、本文提供者在昆明归口服务站工作,当年在昆明服役的赤水人王贵福、马茂才、曾祥达可佐证。

2、查玉升(1914-1998) 安徽省六安市人,1931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同年转入中国共产党。参加了长征。革命战争年代,先后任八路军一二九师三八六旅十六团团长,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八纵队二十二旅旅长,二野十四军四十一师师长。新中国成立后,先后任中国人民解放军14军军长、昆明军区副司令员等职,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荣获三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荣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二级自由独立勋章。199810月在昆明病逝,享年84岁。

(王大勇、李克强搜集整理,已公开刊发)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西南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ICP备18010760-7号    贵公网安备52010202002708号

合作支持单位:贵州文学研究会  四川省文学艺术发展促进会  云南省高原文学研究会

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已满)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149420856 位访客      技术支持:HangBlog(renxuehang@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