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西南作家网:www.xnzjw.cn
西南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长篇 >> 正文

《山鹰》之第九章 神手回乡传火种 猎人暗夜盼天明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签约作家 何开纯    阅读次数:10120    发布时间:2023-01-07

合江县九支场与赤水县城一河之隔,由于是川黔水陆码头,赶场时非常热闹。场上有一家茶馆,也是唯一一家,是合江、赤水两县有名的袍哥李厚道所开。李厚道因为是袍哥会鼎鼎有名的仁字旗大爷,茶馆进出人很多,可以说:红道、黑道,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袍哥有个规矩,急求人、急避难、急消灾……只需进门拿个言语,仁字旗大爷就会鼎力相助。

一天,王老五正要进茶馆与赤合特支一名同志接头,突然,看见一个人站在茶馆门口,眼睛像丢梭子一样,一会盯着街上行人,一会看着茶馆里进进出出的人。一副探子模样!

那天,正逢赶场,王老五化装成商人,戴礼帽、穿长衫、挂眼镜……远远站在人群中。他看着门口东张西望,心慌意乱的可疑人,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

那人,头发比女人头发还长,几乎遮住了半边脸,衣服又脏又破又烂……看上去似乎是个农民,又似乎不是!王老五是化装行家,知道不能以貌取人,说不定是故意化装而成。

王老五想:衣貌可以装,眼神、内心不可装!不!眼见为实,得走近看看,看看他的内心里装的是什么?

王老五走近那人,侧着身子一看,面黑肤厚,狮子眉、猴眼,一眼认出是石顶山神枪手王老六,外号枪王,头发明显不是伪装……

当时,王老五脑子里闪出三个念头:

难道枪王人穷志短,十块大洋黑了心?是在找他换钱?

难道是内心有什么疙瘩解不开?

难道是今天赶场钱包被摸?在找人借钱?

王老五最怕的是第一种情况,最担心的是第三种情形,看着枪王焦急万分的神态,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王老五想:如果枪王是为了十块悬赏大洋,肯定还会有其他同行人员,有个接应。不妨再仔细看看,不防一万,只防万一。

王老五整整观察了半个时辰,周围并没发现什么可疑人。当时,王老五一则有急事要进去,二则想试探一下枪王的反映,故意将帽檐一拉,埋着头,一步跨进大门。

王老五一进茶馆,枪王慌了,紧紧跟在王老五身后,硬要挤着上前看王老五的脸,王老五将目光往茶倌眼前一递,径直进到茶馆里屋。

你找谁?是喝茶吗?

茶倌一脚横站在枪王面前,接着说:

先生!请问,是找人?还是喝茶?要不要来一碗?是喜欢青茶?还是其他什么茶?

枪王愣住了!站着没说话,也无话可说。

先生!请这里坐,给你来一碗青茶如何?

我不喝茶!没钱喝茶!是找人!

枪王只好实话实说。

看你这么急,袍哥仁字旗大爷有规矩:急人喝茶不收钱!请边喝茶!边放心说事!怎么样?

茶倌继续说:

请问:先生是青帮?是红帮?是内堂?是外堂?是大爷,还是三爷?……“仁字旗大爷急事会急帮!但说无妨!

枪王哪里懂什么袍哥会的事啊,一句也答不上,转身要走!

别急!既来之,则安之!先生真有急事的话,仁爷真会为你分忧解难!有什么事请说吧!

茶倌硬拉枪王到里屋另一间茶室坐下。

大哥是钱丢了?还是受人欺侮了?是找仇人?还是找故人?看你是农村人,我称呼你大哥好吗?

我空手赶场,没丢钱!也没钱丢!

那你是找人啦?

是找人!

大哥何方人氏?贵姓?要找什么人?

我是石顶山人,王老六,外号枪王!要找石顶山王老五!

王老五是什么人?为什么急着要找他?有线索吗?

王老五是我五哥!被人追杀,现在不知死活,刚才进屋的那个人,走路的架步,身材高矮都像他,所以就进来啦!

大哥!刚才那个人不姓王,不是本地人,你认错了。世间上,别说身材、架步、就连相貌一模一样的人有的是,想必大哥是看走眼了。

大哥别怕,既然来到了仁字旗大爷码头,进了本茶馆,仁字旗大爷就有办法,一定会帮你找到人!

先说断,后不乱!帮!是帮真人!是帮说真话的人!帮有帮规!大哥!请讲……

算啦!对不起!我认错人了!给你添麻烦啦!

枪王说着站起身!

大哥!请坐下!俗话说:杀猪杀断喉,帮忙帮到头!说吧!王老五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被人追杀?是谁追杀他?如果是赤水、合江两县码头上的人干这种事,我一定给你一个交待!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你这忙我还真能帮!

还是算啦!找人要花时间,要花钱,我没钱请人!到目前,找了整整半年,该找的地方,该打听的人,十里八乡……可能他真的已经死了!

一个好汉三个帮,一个篱笆三个桩。合江、赤水上千名袍哥兄弟,我就不相信找不到你要找的王老五?仁爷帮忙,分文不收!只管放心!

枪王见茶倌热情得像自家兄弟,不收钱,又愿意帮他,加上王老五原来给他讲过袍哥在社会上神通广大,没有办不成的事……

枪王心动了,悄声对着茶倌说:我五哥外号叫神手王老五,右手有特异功能,可以治疗各种疑难杂症。没想到好人没得到好报,他治好了大洞区区长四姨太的奶病,反被喻德才诬说调戏四姨太要追杀他!到处悬赏十块大洋捉拿……

他是你亲五哥?

不是亲五哥,胜过亲五哥!他对人好!是石顶山打猎棚子的首领,因为他捕猎勇猛,大家称他山鹰,他不在,整个石顶山就像没有主心骨……

啊!是这么回事!人不出名身不贵。我听说过王老五这个人,听说喻德才在悬赏十块大洋捉拿他!大哥!你找他不是为了十块大洋吧?

茶倌用话刺激枪王,试探枪王是不是在说真话。

老板!你怎么乱说话?石顶山人个个恨死喻德才,人人都巴不得索要他的命,怎么会为了十块大洋干没良心的事?我之所以到处打听,就是因为喻德才悬赏十块大洋,怕有人陷害他……还有,听说赤水、合江到处有共产党的人,又怕他参加共产党,当然,也怕他不参加共产党……

嘘!茶倌做出吃惊的样子,悄声说:

大哥!茶馆不谈政事,国共两党水火不相容、隔墙有耳!

嗨!你们有钱人怕事,干人就不怕事!反正是活不下去了!大不了一死了之……

枪王说话时挺直着胸脯,脸不红、筋不颤!接着说:

如果喻德才真的害死了王老五,石顶山猎户真的一定会一齐前去索要喻德才的命!你信不信?

喻德才是区长,他有枪,你们不怕?

他有枪?我们的鸟枪难道不算枪?老虎都打得死,难道打不死他?

那刚才你说,既怕王老五参加共产党,又怕他不参加共产党,是什么意思?

很简单,怕他参加共产党,是因为共产党是国民党死对头,喻德才是区长,他会利用国民政府力量捉拿他,杀害他!怕他不参加,是参加了可以依靠共产党杀死喻德才,不参加的话,一个人势单力薄恐怕就杀不了喻德才!

你说这些话,不怕我告发你?

相信你不会,我敢说这些,是因为你刚才说过,仁爷李厚道不干缺德事,是仁慈大爷。再说,你像一位观音菩萨,慈眉善眼,加上开门坐店会讲信誉,不会对客人有二样心!肯定不会伤害我,更相信你也不忍心伤害干人!

……

茶倌和枪王的对话,王老五听得一清二楚。他想:

枪王一字不识,没底的筲箕,直来直去,如果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怎么办?……得回石顶山一趟。

无巧不成书,茶倌和王老五心有灵犀一点通,想到一块去了……

大哥!这样!看你的头发可能有半年没剃了,加之人是铁,饭是钢,我叫一位伙计小李,陪你去先剃头,然后吃顿饭,钱不用你付。我这边马上派人去打听王老五的事,饭后回你的话,你看怎么样?茶倌的话,像蜜一样甜。

不!头发等下场才剃,今天没带钱。饭还是回去吃!习惯了赶场打铁,一天到黑。不麻烦了!至于王老五的事,下场再来!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西南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ICP备18010760-7号    贵公网安备52010202002708号

合作支持单位:贵州文学研究会  四川省文学艺术发展促进会  云南省高原文学研究会

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已满)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149540777 位访客      技术支持:HangBlog(renxuehang@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