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西南作家网:www.xnzjw.cn
西南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长篇 >> 正文

《山鹰》之 第十九章 助中央红军北上 举义旗苗汉策应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签约作家 何开纯    阅读次数:41409    发布时间:2023-03-03

石梯路面不宽,石板也不规则,加之石板上覆盖着积雪,路人对路道不熟的话,很难踩稳。

苗迁祠在坝子旁边安排了两名年轻人接待。

年轻人每逢客人抬头上坝,一问一答,右手一扬,点头让路。

客人各自埋头爬山,心里像是装着神灵,一步一点头,显得很虔诚。其中有一位客人与众不同,爬山时,总是不停地一会儿往后看,一会往前看,有时还左顾右盼。穿长衫、戴礼帽,帽檐拉得很低,看上去像个年轻人,显得鬼鬼祟祟。

兄弟!请留步!两名年轻人对着帽檐拉得很低的客人说。

怎么啦?别人不拦,为什么偏拦我?我也要来祠堂参加开会,难道不可以吗?

年轻人满脸怒气。

兄弟!请息怒,对不起!苗迁祠是苗族祠堂,你不是苗族,不能进祠堂。你进了祠堂,我们的祖先会对你不客气,到时受到惩罚你会受不了!

两名年轻人婉言拒绝。

客人腰一伸,帽子一揭,双手叉腰,怒目而视!接着说:

我来参观一下苗迁祠,不参加开会总可以吧!

客人说话间,两名年轻人闪电般往中间一并,左边年轻人用右手,右边年轻人用左手,同时往空中一扬,在客人眼前一晃,随即又一闪,退回原位。

两名年轻人一并、一扬、一晃、一闪,并未触身,客人不知真的是祠堂神灵显灵,还是气夯胸脯,一下子倒在地上,人事不省。

两名年轻人见客人倒地,对视一笑,将客人抬入祠内。

这天,苗迁祠一共来了15名客人,15名客人没烧香、没拜神祖,直接进入后厅。不一会,后厅不见15人踪影,像是从天而降,又入地而走。

苗迁祠不远处,有一座山峦呈座椅形,来龙属于石顶山主脉,左青龙,右白虎,两山友情相抱,案山峦头一个个似拱手作揖,溪水在峦头中三回五顾,悠悠眷恋,不忍离去,山有情,水有情。座椅四周开阔,中间一深宅大院,大院木瓦房,房屋在太阳光照耀下,厚厚的积雪开始融化,檐口的滴水像是在诉说着它的过去,不停地流着眼泪。

门口坐着一位头发雪白,瘦得筋骨凸出的老人。老人腰间插着一圈飞镖,一张核桃脸时而左旋、时面右转,似倾听、似俯仰。手指呢,将篾条一甩一甩,来回在背篼腰间加圈。门枋靠着一支鸟枪,一只猎狗蜷伏在鸟枪旁。

老人尽管冷得鼻涕往外流,但他仍不肯进屋,似乎总觉得雪地里会跑来一只野狼,或一只野猪之类,在等待着捕杀猎物。

院子四周,鸦雀无声,似乎家禽家畜早被冻死、被饿死。屋子呢,一间间关门闭户,没有声响。唯独堂屋后一间屋子里充满生气,长方桌下放着一盒炭火,周围坐着一圈年轻人。年轻人不知是炭火的热气大,还是年轻人内体火气旺,一个个精神抖擞,没有半点寒冷之意,脸上洋溢着甜蜜的微笑。

王老五站在桌旁,右手提着一把茶壶,边上茶,边亲切地说:

同志们:

对不起,一路辛苦了!这次会议,原本确定在苗迁祠举行,没想到来了尾巴,所以不得不把会议地点改在这里。请大家放心,这里很安全,是四川省合江县五通乡地盘,叫桂梨园。我和这家主人是亲戚。可以有把握地说:喻德才连做梦都不会想到,我们会在这里开会。

另外,尾巴的事,师傅给我说了他会处理好!大家就不必顾虑了。

王老五上完茶,坐在桌子左侧,接着说:

同志们!有话当面说,有肉当面切。今天,是中共泸县中心县委决定,由中共赤水县支部和中共合江县支部联合召开的一次特别会议,工作涉及两个县,人员涉及两个特支,可以说是一次特别会议。这个会,本来我没有资格主持,但是,会前党代表韩天明同志和两个特支主要领导都对我说,会上他们都要讲话,我是本地人,地熟、人熟,开会地点的选择,应急的处理,会议的主持,全都由我负责。

另外,领导们还强调说:中国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是一个民族大家庭。中国共产党的民族政策是:维护和发展各民族的平等团结互助和谐关系,禁止对任何民族的歧视和压迫,尊重少数民族的风俗习惯。因为起义队伍主要是苗族猎户,起义队伍佩戴的标志,聚义的形式,都按石顶山猎人的习俗办!一句话,可能是领导在考验我或者说看得起我,同时也是在尊重石顶山苗族猎人。所以,今天我只好恭敬不如从命……

开会前,有两位同志大家可能不认识,现在让我先介绍一下:

王老五指着一名瘦高个子,天柱骨(印堂到天庭)隆起,明显大病初愈的人,说:

他叫孔大江,湖南人,红军伤员。土城青杠坡阻击战中受伤,被土城苗族救起……现在身体恢复到了八成……

介绍完孔大江,随着又指着另一名眼睛长得像大象,眼神中充满仁爱和柔和,也是大病初愈的人,介绍说:

这位也是中央红军伤员,叫谭生,是红一军团2师一名战士,在进军赤水县城时,不幸与川军发生遭遇战腿部受伤。他命大,躲在猴子洞两天两夜才被王姓苗族村民救起……

王老五还没介绍完两名红军伤员,两名红军伤员就同时站起身,同时想说话。

王老五见状,同样激动不已,开口说:

孔大江、谭生!别慌!慢慢说,你们谁先说都行!

我先说!

孔大江方口一张,大声说:

今天,因为要开会,我只说两句话:第一句:我这条命是赤水苗族同胞救的,富人报恩于财,穷人报恩于命,我愿为石顶山今天的会议决定奉献生命。

第二句话:我虽然离开了红军队伍,但还是一名红军战士,一名共产党员,一定听党指挥……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西南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ICP备18010760号    贵公网安备52010202002708号

合作支持单位:贵州文学研究会  四川省文学艺术发展促进会  云南省高原文学研究会  重庆市巴蜀文化研究中心

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已满)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156308924 位访客      技术支持:HangBlog(renxuehang@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