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西南作家网:www.xnzjw.cn
西南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中篇 >> 正文

遇见●元宝宝(二)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十二季    阅读次数:10047    发布时间:2024-01-29

——遇见即缘分,妈妈把有幸相遇的毛孩子冠以”()姓。我们住在地球村,与自然和谐共生。

 

(二)

 

时光追溯到2023117日,那一天注定是我生命中的重大转折点。

在此之前,我和其它四个兄弟姐妹紧紧依偎在母亲怀里,流浪在郊外杂草丛生的角落,在好心人提供的铺着旧衣物、横放着的背篓里,惊恐地打量着外面的世界。

天气越来越冷,我们争先恐后地咂吧、吮吸着母亲奶头补充能量抵抗寒冷,瘦骨嶙峋的母亲无奈地张望着,那段时间恰逢某地黑狗咬人,我们的同胞被大量无差别捕杀,我们不明白——人类同样有人杀人伤人,却不见殃央其他无辜人类丧命呢?我们狗狗毫无保留的将所有的爱和信任奉献给了人类,而有的人却恰恰相反。

孤独时,他们想到伴侣犬;危险中,他们依赖搜救犬;恐惧时,他们指望护卫犬;受到伤害时,他们仰仗警犬;失明了,依靠导盲犬……

同样是人呵!却将一条狗咬人的责任推向我们所有无辜的同类身上,有地方甚至自发成立打狗队,只要逮着狗狗就挥舞铁锤铁锹或别的工具,心理阴暗变态之人伺机大肆虐杀弱小生命,哀号、呼救、挣扎、流血,直到一动也不能动,我们的同类变成一具具一堆堆冰冷冷硬邦邦的尸体。

人类。还能对人类有啥期望呢?我们太过单纯,人性过于复杂阴暗。若说有啥罪行,那就是我们太过信任人类。

母亲嗅到了四处弥漫的危险气息,既担心跑出去找吃的孩子被害又担心不出去找吃的,全家都会活活饿死。产后营养不良、担惊受怕、睡眠不足,母亲日渐倦怠消瘦,腹部两侧凸现的肋骨触目惊心。上天保佑!关键时刻,一位善良的小姐姐恰好路过,见我们一家六口缩在杂草丛中抱成一团太可怜了。小姐姐拿来背篓和垫絮,藏在树下草丛稍隐蔽的地方,那是我们的。小姐姐每天送来饭菜,母亲吃饱喝足用奶水哺育我们。

就这样,小姐姐一边天天送来吃的,一边求助于网络找爱心人士领养我们一家六口。

妈妈(我称呼抱我回家的人为妈妈)就是看见网上消息寻来的。

 

那是一个有阳光的周末,妈妈把车停在路边等候小姐姐抱我上车,母亲寸步不离守着装着我的纸箱,它大概知道这一别或许已是永远,可它同样知道,为了孩子的生存和生命安全,再痛苦的离别也只能忍必须忍。母亲眼里含着泪水,悲哀、不舍、无奈……,瘦弱的身子除了瑟瑟发抖还是瑟瑟发抖,发不出一声。小姐姐说,随着我和其它两个孩子陆续被走,母亲守着剩下的两个白色的弟弟妹妹一直情绪低落,饭也不想吃,后来,估计是弟弟妹妹饿得直叫唤,它才强迫自己大口大口吃下去。

2023117日,妈妈接到我就直奔宠物医院体检,医生说我约两个月大小(生于202397日左右),男孩,体重1.7斤。体重太轻,暂时不能打任何疫苗,妈妈回去准备狗窝、买了羊奶等,次日早上就抱我回家啦!

小小的一团在妈妈手里,我牢牢抱着妈妈手指头,不谙世事的眼睛好奇地打量着陌生的一切,客厅里三只猫窜在门口迎接我们,围着我打转,最大最壮实、白色那个,妈妈说是家里的老大,名元小白。依次为三花猫元宝来,白橘猫元三顺。元小白、元宝来、元三顺,我们要好好爱元宝宝哟!妈妈逐个介绍。

离开母亲毛茸茸的怀抱我有些不知所措,加上这么几个围着我打转转随时想要伸爪子拨弄我的陌生家伙,我小小的身子抖得更厉害了,妈妈心疼坏了,赶快给我洗了个热水澡擦干,抱在怀里捂着暖和,避免感冒。

最开始两天没混熟地盘,我吃喝拉撒都在睡觉的小窝里进行,第三天就开始爬出去,在其它地方拉臭臭。

老妈用网上学的方法训练我到卫生间文明入厕,但几乎每天都会发现我在客厅木地板上的案发现场,主要是平常她要上班,不能及时制止和引导,但总体情况一天天变好。早晚只要听见召唤,我就飞快跑往卫生间,进门就东闻闻西嗅嗅,找块自认为合适的地儿,一个漂亮的马步蹲——开始——!尽管没全部直接拉在便槽里,但至少是在卫生间进行,没拉在客厅就已经很文明啦!

20231114日,我和妈妈一块儿生活的第七天。

咕!咕!咕!六点过,妈妈睡梦中迷迷糊糊听见我小声嘀咕,条件反射翻身起床打开卧室门直奔客厅我的窝前,好家伙!我正从窝里探头探脑往外爬呢!

元宝宝!早上好呀!,妈妈唤:上厕所!上厕所,我骨碌碌百米冲刺窜进去,一个标准的后蹲马步、拉臭臭,乖得很!

太不可思议了!老妈忍不住给友友们炫耀:我家元宝宝还是个两个月大宝宝呢!居然听得懂口令。这智商,汪汪汪!

元宝宝加————老妈可高兴啦!她一直担心自己白天上班去了,万一我在家里乱拉臭臭更惹外婆厌烦。外婆一开始就排斥我得很,大有有我无她,有她无我之势,架不住妈妈一意孤行,她勉勉强强睁只眼闭只眼接受现实。

其实,我之所以没有每次都在卫生间拉臭臭,外婆脱不了干系。妈妈明明给她交涉过:不能轻易挪动我的窝和碗,她偏不听。等妈妈前脚走,她后脚就悄悄把我的窝和碗全部弄到厕所里,连续一个星期,天天挪。我以为厕所也是吃住的地方,没人监督时就跑客厅饭桌拉臭臭。我们狗狗有异于人类的嗅觉,不管妈妈再如何及时清理、消除气味,我仍能准确找到之前拉臭臭的地方,要纠正既已养成的坏习惯,训练我完全定点在卫生间拉臭臭的过程漫长而艰辛。

沉浸在妈妈悉心教导,精心呵护中的我不知道另一场灾难已悄悄来临。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西南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ICP备18010760号    贵公网安备52010202002708号

合作支持单位:贵州文学研究会  四川省文学艺术发展促进会  云南省高原文学研究会  重庆市巴蜀文化研究中心

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已满)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156310021 位访客      技术支持:HangBlog(renxuehang@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