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西南作家网:www.xnzjw.cn
西南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长篇 >> 正文

(长篇小说) 竹都传奇 之 二十五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王昌宇    阅读次数:17530    发布时间:2024-05-03

二十五

周蛮女总觉得,金老板对她关心有其他目的,这样多女工人为啥对我特别好,看来要注意,这个金有才起码要大我五六岁,想这样来哄我。我了解过他的情况,知道他未过门的媳妇是被老虎吃了的,他疯疯癫癫了几年,从不谈婚论嫁,就念转弟!转弟!是个情痴。最近几个月稍好点,傅老板见他一身好篾匠手艺,才答应金树成弄来管厂。倒硬有真本事,这个厂厂真的赚了钱。他多次讲“有点像”,是不是我有点像转弟?是不是因为我像转弟,我生病才救我?嗯,他不是救我,是救转弟。但我还是要感谢他,否则我就没命了。我要感恩,但想占我便宜就不得行。

一天,金有才弄了几节两尺来长的慈竹,叫周蛮女和另一个姓桂的姑娘学划细篾丝。金有才先作示范,刮去竹青、排磴子、启薄片、分篾丝、再分,分成比头发稍粗点像麻索一样细。他拿了一块大木板,在上面编扇子做示范。把写好的诗句压在下面,按线条捡篾,编织,紧篾。边做边讲,不时要她俩去动手干,怎样捡篾提花,怎样包边,选黑竹做把,套上丝线坠子。小小一把扇子编了两三天,编出来乖得很,薄如蝉翼,字如手写,拿着它凭添几分高雅。

金有才说:“这样一把扇子用竹少,全凭工艺,是篾编最高境界。我们国人买一把一块银圆,外国人买一把五至十块银圆。你两个都聪明,看谁先做出合格产品来。不要怕编坏了,这半个月都是你们学的时间。你们自己去选竹子,我们这里多得很,二年、三年竹最好,老了的不行。不懂问我。”

 

这个姓桂的叫桂月霞,是李子英的表妹,家在思竹乡官田坝,聪明能干,五官端正,长相还可以。父亲是教私塾的,她识文习字。婚姻上挑剔,选过味了,年龄已二十出头了。她要寻一个称心如意的男人,说不如意的宁愿不嫁人。

 

听李子英讲过金有才和转弟的事,她认为是编的故事。现在的男人见异思迁的多,忠贞不渝的少。况且这个金有才不是一般人,是久荡江湖,有头有脑,有手艺的人。梁山伯与祝英台是古老的传说,这是民国了。新生活,女人放脚,穿裙子满街跑。一个女人走了,女人有的是,哪个还痴情守节。我到要去看看金有才这个另类。

桂月霞在接触中发现,金有才真是一个较真的人。就划篾丝选竹子,自己去选好了拿回来,他一一检查,这几节嫩竹,一年生,择来丟了,竹子嫩了缩分大,编好后要变型。这几节是老竹,四年以上,老竹硬度大,纤维韧性不好,折叠易断。这个必须按规矩办,没有半点让步。

有一次周蛮女捡错了一道篾条,金有才硬要她拆来编过,编了一寸多长,差不多晌午活路。周蛮女不拆,金有才冒火了要抓来撕烂,周蛮女一边掉泪一边拆。金有才说:“质量是我们手艺人的生命,自己不能原谅自己的错误。往往就是那-小点,就打烂了自己的招牌,毁了自已。”

周蛮女虽然在拆,心中不服,不就是一匹篾条押错了,一般人看不出来,嘴里也在叽哩咕噜的,突然挤出了一句:“要是转弟编错的呢?”

金有才打一个寒噤,人顿时就木呆了,少顷,他吼了一声:“转弟也要拆来编过!”气冲冲的走了。

之后,金有才很少来指导竹丝编,来时总神魂不守舍,只对桂月霞编的东西点评,指出错的,怎样改,不去看周蛮女那边。这个周蛮女像路边抛弃的小狗,可怜兮兮的。最后鼓起勇气,厚起脸皮,把编错的改了,拿去问金有才改对没有,金有才点了一下头,周蛮女僵木的脸才露出了点笑容,酒窝更圆了。金有才嘴里叽咕一声,周蛮女听清楚了,说的是“真的有点像。”周蛮女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突的一声跪在地下,“师傅!我错了,本心没想会伤害你。我决不再提那个了。”金有才立马就清醒了,把周蛮女牵起来,说:“没事,没事,好好的编。”说着走别的工区去了。

桂月霞看着眼前这一幕,证实了表姐李子英说的不假,金有才爱转弟爱得太深。

 

周蛮女来篾厂这几个月,金有才对她照顾有加。周蛮女总觉得,自己的任性,触痛了金有才的伤疤。那次公开陪礼认错,都不能弥补,即便补上都有个“芦节”(疤痕)。反过来周蛮女怕见金有才,更怕听到“有点像。”因为见到她,不但勾起金有才痛苦的回忆,好像自己也有点魂不守舍。决定回一碗水把自己的家理好,好像又舍不得离开,她还没报答金有才救命之恩。最终,周蛮女咬着牙,含着泪水,悄悄地回家去了。

 

金有才几天没来篾丝编这间屋子来了,说是他干爹王大胡子跟他相中一个县城的女子,家里开了一间小百货,要他去城里相亲。金树成到了他干爹家,吃了中午饭准备要进城,突然说两会水沟头火烧山了,是四川蔓延过来的。金有才赶紧回四洞沟去,怕山火烧到老厂沟。石顶山山火熊熊,还在向四面蔓延。是大沟的对面,山火过不到这条鳌溪大沟。金有才说了一句:“感谢山火。”松了一口大气。便到厂厂的每间屋子去看看。

走到篾丝编这间屋子,只有一个人,便问桂月霞:“周蛮女呢?”

“回一碗水去了。”桂月霞回答。

“好久去的?”

“四天了。”

“你为什么不跟我讲?”

“我见不到你,跟谁讲?”

“她说什么没有?”

“没有。”

“你找得到她家吗?”

“一碗水高来平,人户密,-问便知。”

“走,去把她接回来,是我没照顾好她。”金有才很自责。

金有才和桂月霞立马上路,前往一碗水。路上,桂月霞讲一碗水这块宝地的故事。

 

早年,曾经有位道人说过:

华阳山下一个洞,能容十万八千众。

早到之人早发祥,迟来之人迟成功。

这个洞就是一碗水这一大坝,说是万宝之源。等一会你就看到这里的山行水法、植被土壤,都会承认这句话。

桂月霞说,我们正顺着这条小溪上行。这条小溪叫厚溪,赤水河复兴两扇门段叫仁水。仁水厚溪,道出了赤水人的禀性,仁义厚道宽容。

过了回龙场,还有几里路就到一碗水。桂月霞说,这一碗地方还是周蛮女的祖先选定的,他们周王鲍三老表人来开发的。

说是明朝万历庚辰年(公元1581年)间,周德奉朝廷命率领湖广省黄州府部分民众移川,越夔关,沿长江安绥百姓。同时,周德、周泽、周远三胞兄弟随约王姨表、鲍舅表三家一道,入川落业于时属成都所辖泸州擂口水通坝住居。自此,周德便辞职归耕。

其时,又遇明末农民起义,讨伐王朝,四方风烟滚滚,世道混乱。周、王、鲍三姓人商议,此地不宜久留,须急寻宁静之地安居为上策,众人附议。

从合江逆赤水河而上,边捕鱼,边遍访宜居宜业之地,来到遵义所辖仁怀河西里,路过蛮洞子(今大同场),前往厚溪沟。沿河捕鱼至一河湾内煮鱼食,食后余剩,便将此地取名剩鱼湾。继后,进至望龙口,见两岸环绕山峦,有如黄龙过江之势;进至仓坝上,有如鲤鱼奔滩之形。举目瞻望,四围山水,如阳华顶之高峰,俨似黔峨;鸡公岭之耸翠,上出重霄,其令牌山、帽盒山、鸡啄嘴、猴子岭、牛耳尖山、望牛埂、落阳顶、羊鼓脑、红布岩、方碑一带,山形幽雅,溪涧清奇,地静人稀,真属奇山异境,挺出世外乾坤。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西南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ICP备18010760号    贵公网安备52010202002708号

合作支持单位:贵州文学研究会  四川省文学艺术发展促进会  云南省高原文学研究会  重庆市巴蜀文化研究中心

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已满)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158018721 位访客      技术支持:HangBlog(renxuehang@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