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西南作家网:www.xnzjw.cn
西南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长篇 >> 正文

(长篇小说) 竹都传奇 之 三十二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王昌宇    阅读次数:12016    发布时间:2024-06-05

三十二

一天晚上,金树成把家人叫来,说要去贵阳看金有志。王敬山也想去,上趟贵阳往返要二十来天,竹篾生意不能两个都走。只好金树成一人前往。

金树成准备了一个有盖篾丝背篼,装点赤水特产和简单行李,约二三十斤,不轻不重背着走、跑都行。背上这一行头,就不像个商人了,倒像个江湖郎中。

走到猿猴由刘二爷介绍,随盐帮同行。一路顺畅,安全到达贵阳。贵阳盐务局按信壳上的地址,派人将金树成送到花溪贵州农工学院。金有志接到他父亲,髙兴得很,便从学院回到家里。

这座金宅,是金浩在花溪购置的一幢小院。大门前左右两边石砌的花台,台里没栽花,栽的是金丝竹。竹丛茂盛,但比赤水金丝竹矮小很多。竹杆淡绿,显露出深黄色的竖纹,像金丝包裹,一副高雅姿态,守护门外,平添了几分幽静。进门便是一个小坝子,被三合房屋围住。两个小孩在坝子边投镖盘玩,见有人来,收了手中的小镖,跑去接住有志,看着金树成。有志说:“有忠、有勇,这是我老汉,你喊大伯。”

“大伯请进屋坐。”有忠、有勇一边招呼客人,一边向屋内喊话,“妈妈,大伯来我家了。”

正房门开了,一个穿戴入时的女人走了出来,招呼:“大伯好稀驾!”站在门外让金树成进屋。客厅宽大,楼上是住房。客厅摆了几张藤椅沙发和茶几,正面悬挂一张金浩的戎装照片,神态威严。金树成站在遗像前,神情庄重,意想神追,手足情谊幕幕闪现,顿时热泪盈眶。有才牵着他的膀子坐下。其他人一一入座。女佣人端着茶盘上茶。

有志说:“二婶叫谢秀芝,是安顺人,后家是当地富户。遇见二叔时她还是学生,比二叔小十来岁,敬慕二叔诚信、勇敢、帅气,不顾家人反对,与二叔在贵阳结婚的。”二婶不好意思,端起茶碗遮住泛红的脸。“二叔走后,后家多次派人接她三娘母回去住,好照顾。二婶坚决不去,深入简出,管好家,教育我两个弟弟。”

“金浩前世修来的福,结到这样优秀的媳妇。”金树成点赞一句后,转向弟媳,“生活上有困难吧!”

“没得,没得啥困难。他爸留得有些遗产,夠我们三娘母生活。好在有忠有勇懂事,加上有志夫妇来照顾,生活还算幸福。”秀芝二婶带着感激的心情说。

“有志是他二叔盘出来的,应该报答。”金树成叫有志把背篼端来,拿了两包玉兰片、两把干箐竹笋、一筒赤水晒醋,摆在茶几上。另外,拿了一大包自己做的米花糖,叫志忠、志勇拿去吃,两个小家伙抱了几包出去。不一会,端着两个装着米花糖的盘子进来,放在茶几上叫大家吃。“娃儿教得好。”金树成心里念道。

不一会,有志媳妇也回来了。有志牵着媳妇站在金树成面前,说:“玉帆,爸爸来看我们了。”玉帆喊了声爸爸,行了个鞠躬礼,说:“我还说抽假期回家看你老人家,您反到来看我们。真不好意思。”有志向金树成介绍说:“媳妇叫张玉帆,桐梓人,我们是大学同学,在同一个专业,都留校任教。”

“委屈你了姑娘。倘有志欺负你,告诉我,我来夹磨他。”金树成说得非常诚恳。张玉帆笑了。

第二天,正好是星期天,有志带着老汉逛街。金树成无心看热闹,边走边摆。金树成问到袁鹏,有志说他家有钱,学校毕业后去凯里当什么科长去了,现在顺风顺水,说口碑还可以,该飞黄腾达。

金树成说:“你带他来我家后,我发现对有芳有点意思,本来是件好事。但发现他志向远大,前程似锦秀。我们有芳与他不是一路人,不易同心到老。什么菩萨上什么颜料,我叫有芳处处远离他。事实证明,你们走后,他没有得到袁鹏的一纸一话。”

有志说:“只有志同道合,才能夫唱妇随,齐心协力家庭才幸福和谐。老汉你的作法是对我们晚辈负责。”

“我发现一向玩世不恭的王敬山,和你一起,变了。变得多思考,勤奋。特别是在有芳面前的表现,是真诚的。他是一个经商的料子,我带他一段时间,显露出他的才干和独立性。我才答应把有芳许配给他,现在家庭和顺。”金树成继续说,“你大哥的婚姻上我有失误,不该只顾我的面子,而拖延了结婚时间,造成终身遗憾。我对不起黎转弟,好在周转弟的出现,稍微减少了我的内疚。”

“老汉,你也不要自责,你对我们家里的贡献是巨大的。我们都以你为榜样,爱家爱国。”

金树成叫有志找地方坐坐,从赤水到贵阳真的走够了。有志说我们回到花溪那些亭子楼阁去坐。看到这几年老汉的身体不如以前了,喊了两乘黄包车,直拉花溪棋亭下车。花溪棋亭宽敞,游人不多,找了两个靠溪边清静位置坐下。见四下无人,金树成很小声的说:“我这次来要处理一样东西,想和你商量。”

“什么东西你老人家处理就行了,还用得着和我们晚辈商量?”有志不解地问。

金树成靠近有志,放低了声音说:“你二叔在赤水的时候,交给我两条黄鱼,想扶持我家。我在想买房给有才时差点花了,但想到是你二叔用命换来的,又舍不得,所以为有才买房和地一拖再拖。最后生意理上路了,就不想动了。当接到你的信告诉我二叔牺牲了,你二婶拖两个娃儿,这两条黄鱼他们更需要,应该物归原主。你说用什么方式你二婶才接受?”

“如果按实说,二婶会认为是二叔生前的决定,收回了这笔钱,是对我二叔的亵渎。真的二婶需要一笔钱保障他们今后的生活。我和玉帆摆过,一定要把二婶家的事负责到底。始终是侄儿,二婶也不相信我会始终如一。这钱给她,她的心更踏实。这个方法不好想,二婶非常清高,不容易‘受骗’。”有志一直是受正统教育,想不出怪招出来。

“我倒想到一个办法。”金树成对着有志的耳朵悄悄地说。有志边听边点头,最后有志说:“这个办法行。好,就这样办。”

金树成说:“拿给她后,第二天我就回赤水,免得摆龙门阵时漏了嘴。”

金树成来贵阳三天,已经和有忠有勇耍熟了。读书回来就拉着伯伯,讲他爸爸的故事。

金树成说:“你俩玩投镖盘,我和你爸爸小时候就没有这些玩法。我们玩的你们也没玩过,比如‘雕蟋蟀笼’‘打蛇抱蛋’‘竹枪枪儿’。最简单就是做‘竹枪枪儿’,我们把小竹子锯一节,只要一个节疤,在留节疤这面锯断一寸长一截,用竹筷栽在空心中,外露的六寸长,削光生,可插入长竹筒中,稍微短点,不能出头。然后把湿纸搓成指尖大的小疙瘩,用竹筷把纸疙瘩推入竹筒中,因竹签短点,这个纸疙瘩阻在竹筒的前端,又在后面加个纸疙瘩,用竹签用力压入竹筒,就会‘啪’的一声把前端的纸疙瘩推出去。又可加纸疙瘩,又用竹签把它推出去。打出去的纸疙瘩,可飞丈把远,打在头上要起个包。”

“光说我不懂。伯伯,明天给我们做一支嘛。”有勇挽着金树成,要做给他看。

“好,明天我做给你看。但你们玩的要自己动手做。”

第二天,有忠有勇挽到伯伯做竹枪枪儿。金树成砍了一根竹儿,叫他俩看到他做了一杆,并用湿纸疙瘩演示给他们看。然后叫他俩自己做,太简单都能做,就是有勇把手弄流血了,没哭,自己用布包起,跑跑跳跳去玩耍。“这点像金浩。”金树成很欣慰。

这时,佣人买菜还没回来,金树成提着篾丝背篼进了客厅,叫谢秀芝下楼来。金树成站起来把门关上,说:“他婶,我这次专程来是给你送钱来的。”说着把背篼翻过来,抽出框篾,拉开框篾上的卡子,取出两根金条。递给谢秀芝。说:“我知道金浩的事后,上月我回四川江安老家,见到房屋和山林土地无人管理。你们在贵阳,我在赤水,都无能力去理料,加上现在兵荒马乱的,我就把他卖了。”金树成拿出一张买契,给谢秀芝看。“共卖四百一十块银圆,对方给了四根金条,另十块银圆。我与你家均分,这是你该得的。请点收。”又摸了五块银圆出来摆在茶几上。

谢秀芝说:“这钱都由大哥保管,家族有大事才用。我知道这回事就行了。”

“不行,我都六十来岁了,风雨残年。各房管各房的,我不想管多了。”金树成说罢,有点生气的样子。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西南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ICP备18010760号    贵公网安备52010202002708号

合作支持单位:贵州文学研究会  四川省文学艺术发展促进会  云南省高原文学研究会  重庆市巴蜀文化研究中心

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已满)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158501757 位访客      技术支持:HangBlog(renxuehang@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