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西南作家网:www.xnzjw.cn
西南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山那边的故事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周育礼    阅读次数:18036    发布时间:2022-12-14

八十年代中期,我们在一个距县城几十公里外的一个小镇上修建一座跨河大桥。为了便于指挥管理,我们在小镇的河对岸乡政府所在地设立了工程指挥部。参加建桥的石工和木工们的工棚搭设在沿河岸的荒地上。往年静寂的河岸上突然增加了一、二百人的喧嚣和烟火生活气息,使建桥工地一下变成了小镇的棚户新区。虽然是清一色的油毛毡竹棚建筑,但依然是镇上人们心中的一道多彩的风景线。

在这些参加修桥的工人中,除了部份专业的石、木工外,还有一部份来自四周十里八乡的青壮年农民工。农民工的工作主要是挖基坑、运石、挑运水泥沙浆等杂活。其中挑运水泥沙浆活路较为轻松,因不能收方计价,每天只付给一元二角钱的工资。由于工资较低,一般由体力较弱的女工们承担,并且要随石工们按时作业,于是就组建了一个女工班。女工班有十几个人,集中住在一个工棚内,而且紧靠木工工棚旁,可以和木工同一个食堂,晚上又有安全感。

女工班女子大多姿色平平,有姑娘也有些婆孃。后来某一天工地女工班突然来了一位绝色女子,此女姓王名桂香,芳龄二十有几,身材高挑近一米七以上,大长腿细蜂腰,长得亭亭玉立,杏眼桃腮,细皮嫩肉。不时还可以来几句柔声媚气的赤普。如此天上飞来尤物,立刻引得指挥部头们的热忱关注。为了不暴殄尤物,指挥部头们研究安排她在办公室搞些杂务和接待工作。接待工作王桂香驾轻就熟。

想当年在镇农中时,学校不时要接受上级主管部门若干种检查,每逢有接待工作王桂香是必然人选。困为她不仅是校花,而且有种卓而不群的天生气质,故安排她在大桥指挥部搞接待工作如鱼得水。除了敬烟点火端茶递水,招待应酬外,那轻盈的一字步履外加柔声细语的赤普嘘寒问暖声,使得每一次接待会都要多费几瓶开水。因为那些高工,总工和各级领导都眼光如炬地希望王桂香近身前来频频续水解渴以亲芳泽。更有地区派驻工地的常驻技术代表叶工程师更时常作卖萌态。凡到工地上坡下坎均需王桂香近身搀扶。那双不安份的熊掌紧握住那只温润如玉的小手时,总让王桂香感到脸红和不安,叶工心中却深感此女温馨可人,一路走得如痴如醉。为了频繁接近王桂香,每天叶工不怕辛劳带上水平观测仪,安排王桂香执塔尺作助手四处观测,那白发伴红颜的身影时而在河边桥基旁,时而在山坡上草丛中,叶工头上银毫闪亮,红颜女子气喘吁吁。此情此景让那些小青年怒火中烧,咬牙切齿,但又无可奈何!

自从王桂香来到建桥工地,引发了工地未婚男性后生们的燥动不安,有事无事常去王桂香身边搭讪献殷勤。这下突然冒出了叶工这半蔫老者横亘于中,虽然未必自已能摘品葡萄之味,但眼见鲜花落入老马蹄下确实使年青娃儿们如鲠于喉,如饮飞醋,很不是滋味!

叶工姓叶单名工。因叶工本人职称是道桥工程师,改名叶工可以一语双关简洁明了。今年已四旬开外,但因身体保养得当故而唇红齿白面色红润。因当年命交华盖而坎坷,过渡忧郁而早生华发。又因当年政治生涯落迫时,夫人另攀高技弃他而去。现在仍独身无儿无女。右派摘帽后清心寡欲近十年,如今天上突然掉下个林妹妹,浮想联翩后叶工心中那口枯井泛起微澜,春心萌动。白发翁老牛想吃嫩草之举必然引起那些青头小伙们的愤恨。于是,桥上男工们鼓燥加上女工们长舌形成了一支支利箭,不断地箭到王桂香母亲耳中,王桂香顿时花容失色恸哭几天,只好离开了大桥工地。叶工眼前顿失美娇娘,也痛苦万分地流下了几滴悲催老泪,自认无缘。不久因其母病危,暂息情火而返回地区不表。后来,最终传来确切的消息,说王桂香恋上了现役军人,于是乎一切流言蜚语戛然而止。

王桂香当年就读于镇上农中,十八岁毕业时学习差不能全怪王桂香不努力。农中的师资条件和学习环境虽然培养不出学霸,但绝对不影响出美女。当年王桂香可谓镇农中傲然独放的一朵校花。王桂花的母亲早年丧夫,独自一人抚养王桂香长大,十八岁农中毕业后无所事事,居家务农。母女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精彩。坚守着房前屋后的几坡菜土和几头肥猪过苦日子。每日对镜长吁短叹深感红颜薄命。能找个好丈夫是王桂香唯一的心愿。王桂香二十岁那年,上门的媒人过了十多起,王桂香不是嫌人丑就是嫌人穷。没想到这次在大桥工地受到痛如刀割的刺激,返家后十多天闭门不出。终于有一天,那天清早王桂香一开门,一只喜鹊飞在门前那棵桂花树上,呱啦呱啦叫了十几声才飞走。母女俩刚吃完苞谷稀饭下红苕,就看见镇上的媒婆陈幺娘从田坎上一摇一晃地走了过来。她是镇上的专业媒婆,前场天她在场上碰见河对面岩角大队熊大队长,特地请陈幺娘到王桂香家给他在部队当兵的儿子熊应龙做媒。熊大队长在场上见过王桂香几面,远观近看简直勾了他的魂。他告诉陈幺娘,只要说媒成功,谢媒礼不少二百元,而且答应给女方现金彩礼八仟元,在八十年代的穷山沟简直就是个天文数字。熊大队长心甘情愿岀这血本,还恐怕秤砣轻了压不下那秤杆呢!

熊大队长是个很有心计的农民,家中黄脸婆三年前上山找柴跌下悬岩一命呜呼后,这几年虽没少和队上几个婆娘鬼混,但没有一个能入他的法眼。听人说河边队有个女子漂亮得很,等了好多场终于见了王桂香姑娘。果然一见勾魂再见失魄,所以决定不惜花重金请媒婆陈幺娘出面给儿子提亲。他心里明亮,儿子自幼胆小如鼠,在他老子前如鼠见猫。美人儿只要进了家门,他自有办法收服于胯下。为了长远目标花点钱值得。

这天一早,吃罢早饭,陈幺娘摇摇摆摆来到王桂香家,见到王桂香母亲后,一串哈哈笑声:王二娘,你听见树上喜鹊叫没有?还不快点给我倒杯喜茶来。王桂香的母亲早年患眼病,看不清来人。倒是王桂香鬼灵精,连忙把陈幺娘请进屋。

陈幺娘一跨门坎,就一把拉住王桂香的双手不停地柔摸说:我说大姪女,你这双手好多灯盏肉窝窝哟!今后一定要找个大富大贵的郎君哟!媒婆陈幺娘摇唇鼓舌编排一翻后,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年青军人的彩照来,放在王桂香面前。媒人介绍说男方是现役军人,老人公是岩角大队的大队长,方园几十里熊大队长一跺脚地都要抖三抖,独儿熊应龙去年刚入伍,在云南边防当兵。媒人一边指点桌上彩照一边对桌旁的王桂香说;你看这长像,这脸嘴,和桂香姑娘多有夫妻像。

王桂香接过像片,仔细观察。小伙确实长得眉清目秀,英俊有神。良久,不觉脸泛桃红,心房鹿跳。因为她母亲有眼疾老眼昏花,看不清相片,但看得见王桂香脸上的那片阳光。于是,母女俩商量决定明日陪同媒人一道去男方家先看看再定。媒人还在一旁继续在加码说:男方答应彩礼一次给八仟元,不要女方任何陪嫁东西,男方还有一幢新修的三层洋楼房。如果不信明天可以先去男方家看看

于是王桂香母女俩在媒婆的陪同下,第二天太阳刚刚出山,三人已翻越了几座大山,走了几十里山路终于在日落前来到男方岩角大队长的住地。只见一个大坝子后面,耸立着一幢独立的簇新三层砖木楼房,楼房外墙贴瓷砧。房屋主人熊明夏刚刚五十挂零,面色黑沉,虎背熊腰,浓眉鹰眼,鼻如悬胆,身长一米八左右。走到三个女人面前,两目如炬地盯着眼前这个美人儿,他在镇街场上远处见过身影,如今近观更是美若天仙。想到这个仙女将来能和自已在一个房檐下朝夕相处,那是何等的安逸哟!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西南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ICP备18010760-7号    贵公网安备52010202002708号

合作支持单位:贵州文学研究会  四川省文学艺术发展促进会  云南省高原文学研究会

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已满)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149540595 位访客      技术支持:HangBlog(renxuehang@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