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西南作家网:www.xnzjw.cn
西南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孝顺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贵州贵阳 刘雯    阅读次数:9217    发布时间:2023-01-25


 

“你家亲戚怎么又死了!上个月不是才死了俩个吗?”

陈明听到了茶铺老板与环卫工的对话,心里嘀咕着怎么死人的事还说那么大声。不过刚下班的他也没心思多想,只想赶紧回到家卸下浑身束缚。

一进大门陈明随手一扯领带就飞到花盆,双脚一甩鞋就飞到了九霄之外,从冰箱里拿了一瓶冰啤酒,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沙发好像早就习惯了承受陈明不到180来斤的身躯,刚一坐下去沙发就自动贴合了他的身体。陈明打开他最爱的八点档电视栏目,一边喝着啤酒一边看着电视里的鸡毛蒜皮。不是这家老头没人赡养儿女不孝就是那家男人出轨被老婆捉奸的破事,不过至少能听个动静。慢慢地瞌睡就也来了,陈明也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他做梦了,梦里他那个对他不管不顾的爹—死了。大半夜楼上的小两口又开始吵架了,女的骂男的没本事挣不来钱天天就知道抱着个破电脑打游戏。这男的恼羞成怒跳起来就给了女的几个巴掌,这女人哪里受的了这种委屈哭喊着:

“你他妈的敢打我,我和你拼了”

不一会就听到锅碗瓢盆摔碎的声音。左邻右舍被场“大戏”给吵醒了,也不知道是谁骂了一句:

“他妈的,天天吵过不下去就离婚。他妈的天天在这里吵,吵你个球,再吵老子报警了!!”

也不知道咋的这句话一骂完整个小区又恢复了宁静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不过这个动静足够把陈明吵醒了。陈明把耷拉着的眼皮勉强睁开,从裤兜里掏出手机。手机的亮度刺痛着他的眼睛,他眨巴着被刺痛的眼睛努力看清楚屏幕。凌晨三点,陈旷2个未接来电。他不理解为什么陈旷会给打大晚上打2个电话。陈明从小就不喜欢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陈明总觉得陈旷她妈破坏了了他的家庭而陈旷是这个女人的孩子。陈锦列虽然不怎么在乎陈明平日对他也只会打骂但陈旷的到来让陈明觉得他甚至失去了这个只会打骂他的父亲。不过看着这连夜打来的电话和刚才做的梦,陈明给他这个老死不相往来的弟弟打了个电话回去,还没等陈明说话对面就来了句:

“老者(父亲)死咯,你看哈你那天回来,我已经给他拉回乡下了。”

陈明听到这话之后愣了一会但也出奇的平静回了句;

“晓得了,我明天请个假应该后天…”

还没等陈明说完话对面就挂掉了电话。

陈明暗暗骂了句;

“杂种,一点礼貌都没有。”

好像他爹的死还比不上他弟没礼貌带来的反应大。第二天早上陈明就递了辞职信回了贵州。他早就不想干了。因为公司准备派他去坦桑尼亚出差。

虽然没有令人厌烦的闹钟声但是陈明醒的却格外的早。他躺在一张大床上,房间整洁明亮,空气中充斥着他熟悉的味道。他明白他到家了。他感知着周围熟悉的一切。直到他妈张婷叫他吃饭的声音终止了他的怀旧活动。张婷虽然长的矮胖但是为人豪爽直迈果断。据说张婷抓到陈矿他爹陈锦列出轨的时候出奇的冷静,冷静的让人害怕。张婷直接找了陈旷他舅舅张八斤把陈锦列一顿胖揍,陈锦列牙都打断了两颗。后面离婚分钱一条龙,一年后张婷还把陈旷的抚养权给抢了回来,也就是这段时间16岁的陈明见到了8岁的陈旷。张婷见陈明还不起床吃饭便抓着筷子就冲进了房间骂道;

“你是聋子?老娘喊你好久了!你是死老蛇啊一哈动一哈?(形容人懒)”

陈明听到她妈洪亮的嗓门吓得赶紧跳下床跑到饭桌旁,跑的时候还特别注意不敢对视生怕又被骂一顿。不过陈明非但不觉得难受反而觉得很好,他太久没有听到有人叫他吃饭了。

今天的早餐是肠旺面,这是他最爱吃的。陈明知道肠旺面家里一般不愿意做,因为洗大肠非常麻烦,他妈也不愿意在外面买所以肯定是起了个大早翻洗的。为什么陈明喜欢吃肠旺面呢?其一因为他是贵阳人,其二是因为这碗肠旺面味道鲜辣,豆芽打底,鸭蛋制成的面条脆爽劲道不“念”汤(不会吧汤弄的粘稠),熬了一夜的龙骨汤头浸泡着鸭蛋面条,一瓢浓厚的红油瞬与龙骨汤头交融在一起,几片雪白肥肠,几片切的方正猪血,一把翠绿的葱花香菜,再放上几颗五花肉熬制成的脆哨或者软臊就大功告成了。这碗面从他2年前离开贵阳后就再也没有吃到过,他对这碗面的思念已经到了极限或者说是对家的思念。

吃过早饭后张婷点了根“喜贵”牌香烟提起了陈明他老爹陈锦列的的丧事。

“你老者虽然对不起我但是他和我好歹做了17年的夫妻。一日夫妻百日恩,不管怎么说死者为大”

“嗯”

“你好好送他最后一程吧,不过要看看他家那边的意思。”

“嗯,我一会给陈旷打电话商量一下。”

陈明刚拿起电话便听到了一阵敲门声。姑妈们来了,如果再加上一个陈矿他讨厌的人就来齐了。姑妈们遗传到了他们老陈家的标志--又矮又瘦又黑,嗓门还大。陈明一直觉得他的姑妈们像极了学人说话的烧火棍子,特别是当他们聚在一起的时候像极了火柴开会。

刚一进门火柴们就像回到自己家一样随意坐下也不和张婷打声招呼。等火柴们找到自己的位置大火柴陈迎锦先起了头。

“小明明,你老者走了。照老家的规矩已经让你弟拉回乡下了,你待会收拾一下带上你妈和我们回去办白事。”

火柴姑妈们附和着;

“是嘞,是嘞。你是大儿子。”

陈明听到要带上他妈时火气瞬间上来了,他提高了嗓门说:

“凭什么!我妈和他离婚了,我妈早就和他没····”

陈明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他妈张婷死死地拽着手臂,陈明只能很不情愿闭上了嘴。大火柴陈迎列看到了张婷的动作说话便更加放肆。

“小明明,你不要不知好歹,怎么说你妈也是你爹的大老婆。你小妈死了,你不能让你老者没得婆娘送走嘛。”

说这句话时陈迎锦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张婷。

火柴姑妈们附和着:

“是嘞,是嘞。你是大儿子,你妈是大老婆。”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西南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ICP备18010760-7号    贵公网安备52010202002708号

合作支持单位:贵州文学研究会  四川省文学艺术发展促进会  云南省高原文学研究会

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已满)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149421597 位访客      技术支持:HangBlog(renxuehang@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