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西南作家网:www.xnzjw.cn
西南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心锁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宁海臣    阅读次数:41286    发布时间:2023-02-16

本文简介:本文讲述主人公姜昕生长在争吵,贫穷的家庭,作为上门女婿的父亲,在家里不受亲戚的待见,暴力是他一贯的作风,姜昕只想逃离原生家庭,渴望得到一个温暖的家庭,内心尤想要一个爱她的爸爸。

 

01

 

暗淡的灯,飘飞的黄叶,萧条的风,簌簌地吹。

 

她走进小区,路两旁是八十年代低低矮矮的老房子。深夜时分,太阳能路灯下斑驳的墙皮一层一层剥落,红色的砖块裸露在外。

 

每逢周末,姜昕站在房间的窗户前朝外望去,一片片红色的屋顶错落在一条条差不多有两行人同宽的路上,四周的远处是直插云霄的大楼,反光的高层建筑玻璃墙在红屋顶上晃得闪闪发光。

 

没错,这里是中心城区的边缘区,这里的土著居民早已搬离此地,如今外来人都在此聚集。清晨外出的农民工骑着摩托车,衣着白色的上班族都一块挤在狭小的路上赶路。

 

姜昕直行200米后右拐100米再右拐50米,走到了楼道的绿色铁门,“哐当”一声推开了铁门。随机她的右脚重重地踩在地上,楼道的声控灯突然一下子亮了。她快步地上楼,每走到楼梯的休息平台就蹬两次脚

 

走到四楼时,灯已经不亮了,她从包里掏出了钥匙,插入锁孔转动了两下,门打开了,屋里一片漆黑,从窗户望去一排排红色的屋顶变得暗红。

 

她为了省电没有开灯,手机调出电筒模式扔在床上,这时,手机提示微信有十几条信息未读,点击一看是姜禾兰发来的语音。

 

姜昕脱下鞋子躺在床上,双脚悬空在床外,手机放在耳边点开语音。姜禾兰柔软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今天,你姜妮姐结婚了,找了一个市里的丈夫。”

“前天,她妈妈给我打电话,没接到,给她爸爸回了三个电话没人接,我也没打回去。”

“你二堂姐生了二胎,他们一家人……”

 

后面的语音听得密密麻麻,让她不自觉封了耳朵,她蜷缩着身子,心头一颤仿佛有一把刀在挖开胸膛,直直地插入心脏血液喷流。姜禾兰的语音继续播放:“这些事情啊,没有人告诉我,我也不问,村里人聊才知道呢。”

 

姜昕知道家庭已经变故了,大伙都不是原来的样子,各过各的家庭生活。她生活在大都市里,已有四年没回家,与无数故人断绝联系。城市里来往的年轻人,忘却了年龄,肉体,世俗的规定,只有激情,奋斗。

 

当她听到姜妮结婚的消息惊醒了,原来身边的故人逐步过上了正轨的生活节奏,只有她还在谋生的路上忙不停,孤零零的,孤孤单单的。她是挂历上的女人,死死地挂在墙上,想逃也逃不掉。

 

玻璃窗一丝丝的尘埃拼出姜妮和姜禾忠的脸。不,那是姜昕的影正在慢慢地吞噬姜妮的脸。扁扁的山根,凸厚的嘴,略带东南亚人笨重的气息。

 

姜禾忠硕大的鼻子,沟壑的脸,圆睁的眼睛映在玻璃窗上。

姜禾忠,这三个字让她感到战栗,惭愧,钦慕。

 

02

 

傍晚,县城的晚霞洒满天,太阳光淹没在山顶。

那条专卖服装的水泥路,有一家正在大甩卖夏季衣服,一层的店铺挤满人,此起彼伏的喇叭卖叫声充斥耳膜。

 

“过来看,过来瞧,清仓大甩卖,件件九块九,”

这响亮的叫喊声吸引了不少人,堵得整条路水泄不通。

 

一个年级十五六的女孩站在门外,仿佛脱离了人群。她一身淡绿色的短袖,一米五几的身高,瘦瘦的身板,瘦弱的脖子,似乎是十一二的人,沉默紧闭的双唇,木讷,微驼的后背,几分的病态。晚霞的光洒在肩上,人像是眯着眼睡着了。

 

她旁边站着的那女孩是姜禾忠的女儿,姜妮。她比姜昕大两岁,今年十七岁。她一头黑色的长发散发淡淡的果味,圆圆的脸蛋,踮起脚往店里望。一副少女健康,明媚,美丽的姿态。

 

姜禾忠站在人群中间冲外面站着的姜妮喊:“阿妮,阿昕在哪啊?怎么不见她人呢,快让她过来试试衣服,怎么半天也不见她人呢?”

姜妮说:“她在我跟旁。”

 

姜昕听见了他俩的对话,姜妮拉着她的手往前走,挤过长长的队伍来到了姜禾忠的面前。

她说:“我爸说让你挑几件好看的衣服哩。”

姜禾忠看着低着头的姜昕说:“快挑吧,我们还得赶着回家煮饭呢。”

 

姜昕低下头看了看身上穿着不合身的黑长裤子,稍微一动灰尘便掸到裤脚上。她伸出手一面挑,一面低着头微微笑,露出几颗牙齿。

 

姜禾忠拍了拍她的肩膀说:“抬起头,抬起头,老低着头干什么,抬头看看上边的衣服,有没有喜欢的,多买几件。”

 

姜昕抬头看着他十分可亲,脸上露出的笑容宛如几道凹凸的峡谷。

他推了推旁边的姜妮说:“你也给妹妹挑几件。”

 

姜禾忠是姜昕的亲伯爹,去年他刚从一名小学老师转到乡里的政府单位工作,从此成为一名乡绅,乡下人称“当官的”。

 

村里人知道这件事都羡慕不已,感慨老姜家祖坟冒青烟,得到一份铁饭碗,体面点工作。

他为了给姜妮受到城里好的教育资源,在县里租了房子。平时,他回乡里工作,周末回城里陪姜妮,平日里姜妮起居生活是母亲谭梅照顾。

 

乡村里的人知晓此事,大家都谈论谭梅嫁了好男人,她从此进城带孩子,做个城里太太,不再下田地里干活,多少农村妇女羡慕找了当官的男人。

 

姜昕的母亲叫姜禾兰,找了一个上门女婿入姜家。两口子没文化,只能留在乡下干农活。姜禾兰希望姜昕能进城读书,委托哥哥姜禾忠让姜昕与姜妮住一块一同上学。姜昕的生活开支等费用,由于手头紧,等年末再一块算账。

 

姜昕自小生活在乡下,家里没有多少粮食。从小个子长得极小,比同龄人矮一大截。高高的颧骨撑起干瘪的脸,黑眉毛下一双微微上勾的内双吊梢眼狡黠的敏灵,但又露出一丝丝的恐惧,凸起下半面部的老气。

 

姜昕抱着黑色的塑料袋,低着头跟着姜禾忠和姜妮的后面走,眼睛一直盯着塑料袋随脚步震动一点一点外露的红颜色衣服。

 

此刻,她的心也跟着快乐地跳跃,宛如鱼儿蹦跳出湖面,天边的晚霞已落入水里,晕成一片一片红色的涟漪。

 

晚上入睡时,姜昕打开黑色塑料袋,取出红色的短袖,上面印着卡通图案,她拿起来左看看右看看,满眼欢喜,手捧衣服闻了闻气味。

漆黑的夜里,红色的火焰怀抱她的胸前宛如一只扑火的焰鸟。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西南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ICP备18010760号    贵公网安备52010202002708号

合作支持单位:贵州文学研究会  四川省文学艺术发展促进会  云南省高原文学研究会  重庆市巴蜀文化研究中心

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已满)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156310292 位访客      技术支持:HangBlog(renxuehang@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