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西南作家网:www.xnzjw.cn
西南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散文 >> 正文

余晖下的小日子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贵州德江 任芳芳    阅读次数:36296    发布时间:2023-07-12

黄昏,夕阳西下,残留的余晖映射得大地一片通红,迫不及待的月牙儿早早的悬挂天边,想要与夕阳一较高低,微风自麦李里树里袭来,麻雀的叽叽喳喳声渐渐消散,青蛙接了班哇哇叫起来。燕子回了窝,鸡们慢条斯理地向鸡舍的方向跺步,一步一回头,生怕错过孩子们残留在地上的一点零食渣滓,砍材的农夫成群结队地从家门口路过,纷纷抗着被烈日灼死的木头往家的方向前行。对面的山坳里懒洋洋的“打刁刁(农村方言,指松鼠)了,快点来打刁刁”的轻吼声(松鼠吃玉米,村里人用扩音器录制打松鼠的喊话放在玉米地里吓松鼠)一声赶着一声,反反复复,永不疲倦。远处的村庄升起袅袅炊烟,飘向云端,与天际相接,云烟相会,让人分不清是云还是烟。

我们回来了,怀着一颗急切的心,在盼了足足五天后的周五傍晚,驾车归来。车一停稳女儿便急匆匆打开车门:“大毛、细毛,我们回来了,姐姐帮你买糖回来了,妈妈还帮你们买了新衣服!”这高分贝嗓音两小子必然是听到了的,于是两小儿便争先恐后地叫着回应道:“爸爸,妈妈,姐姐……”。其中性格最活跃的大毛还不管不顾小跑着来接我们,跑得急了,凉鞋反应不过来,居然离脚而去,没有鞋子庇护的脚直接接触布满石子的地面,大毛疼的哇哇叫起来,姐姐迎面跑来把弟弟揽入怀中,一阵安慰,大手拉小手折回了家。在半路遇到小毛,姐姐放开大毛的手再来一次拥抱,姐姐、小毛、大毛一阵亲热方才消停,一前一后回了家,独留爸爸妈妈提着重物在后面艰难前行。

母亲从菜园子里砍得一背猪草回来,倒在院坝里,又马不停蹄走进厢房里,打出两碗米来,淘干净倒在锅里就去宰猪草去了。

先生出场了,他习惯性地放下手机,挽起袖子,熟练地准备着一家人的“夜饭”菜,他一直没有适应母亲的收纳方式,时而问一句:“妈,干辣椒放哪里了?生姜还有没有?土豆是切成丝炒?还是切成条油炸?因为下厨的时候嘴里叼着烟被我发现后数落了几句。

父亲劈着从自家松林里锯回来的干松,偶尔对着频繁“闪火”的电锯嘀咕几句

小儿光着脚丫子,穿着开裆裤在房前屋后追逐嬉戏,时而开着“宝马”在院子里疾驰,时而追逐着争夺玩具发出刺耳的尖叫,时而把自行车推倒把玩车轮,时而举起小锄头挖挖路基下面的泥巴,被担心挖断路的外婆吼吼。

女儿专注地看着少儿台的《冰雪公主》,插播广告时看到喜欢的玩具不忘大喊:“妈妈,妈妈,你快来,你给我买这个嘛!我要这个,我要那个

奶奶在干嘛呢?她坐在爷爷生前专属的小木墩凳子上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双胞胎曾孙,只等着他们争夺玩具时挺身而出,当个好裁判,好平息一场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大黄狗“灰灰”吐着长长的舌头坐在奶奶身边,安静地守着它的老主人,口水一滴接着一滴。

而我则重复着多少年来每次回家的第一要务——洗衣拖地,收拾屋子。利用洗衣服的水拖地,重复利用水资源,洗到先生的衣裤时习惯性地抱怨几句先生不讲卫生的话,扫地时遇到蚂蚁一家在搬被自己狠心踩死的大蜘蛛的尸体,忍不住蹲下来仔细端详一番,不忍打扰蚂蚁一家,断了他们的活路,唯有静静看着,等他们忙完了才又开干,于是不免被母亲唠叨几句——做事拖拉。

饭熟了,先生大喊一声“吃饭了父亲不慌不忙,硬要把他手里的那根柴锯完了才肯“放活路”;母亲也要把猪草全部到大锅里了才肯就坐;奶奶担心自己老了怕被嫌弃不肯上桌;只有我积极回应:“我不要饭,你们先吃,我等会儿来吃点菜就行了,于是先生又坐下来玩他的手机。等天全黑了,大家才放下手里的活儿开始吃饭。饭桌上,父亲又开始他那无谓的关于那时候“洋芋包谷粑”“提着煤油灯上学”之类的唠叨,讲到动情处,还不忘扯大嗓门重复一遍,中间偶尔会插播一段喊他女婿多吃肉的剧情。母亲听得烦了,翻个白眼怼他几句,又追着她孙儿们投喂去了。等到每个孩子都喂得一大口后,她又想起了坐在灶门前的奶奶,把桌上的菜一一端去给她夹一点,方才顾及到自己的嘴,连忙往嘴里扒拉一大口饭,继而又继续追喂她的孙儿们。先生斟一杯自酿玉米酒,悠闲自在地小酌起来,一口酒一口菜,边吃喝边点评自己炒的菜,这个菜盐放多了点,那个菜要放点姜才提味儿芳芳,你怎么就不提醒我买点姜回来呢?”点评到这里时,他扯着嗓子对着正在拖堂屋的我喊道。

等到他们都吃得差不多了我才忙完手里的活儿,照例是不吃米饭的,菜倒是大口大口地往嘴里送,之所以拖到这会才来吃,倒不是手里的活儿有多要紧。只是一方面自己有强迫症,事情没做完不肯放下,另一方面怕自己先上桌把菜都吃完了家人们没有下饭菜,等他们都吃完了才来,那又不一样,可以肆无忌惮地随意吃。按照这个惯例,一顿饭下来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就过去了。

饭毕,照例是母亲洗碗,父亲先去洗澡,奶奶又坐回她的小木凳上,先生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打单机游戏,边打边附和孩子们的游戏,我则把孩子们哄到院坝里开他们的宝马,好利利索索地收拾餐桌上的一片狼藉。父亲洗完澡,总算是结束了他一天的疲劳,从堂屋里搬出他的折叠椅,撑开摆在院坝一角,四仰八叉地躺上去,口里叼着一根牙签,打算舒舒服服地享受一下人生,可两小孙儿怎么会让他如愿,一个直接把他从椅子上赶下来夺了宝座,另一个吵着让他去把另一把折叠椅拿出来摆开,兄弟两一人一椅,小小的人儿摆着大大的“大”字,欢笑声嘻戏声响彻云霄,好不热闹

于是乎,月上梢头,一家人的疲惫逐渐散去。

 

 

作者简介:

任芳芳,女,19911月出生,土家族,现供职于德江县市场监管局。出生于贵州省德江县共和镇,酷爱德江这片热土,对文字尤其执着,忙于生计兼带娃的间隙里回首初心,偶沾文字,愿将生活琐碎撰与芸芸分享。多情如黛玉,常驻足于山水之间,感大地之广阔,叹自身之渺小,怜众生之不易。

 

 

(编辑:州)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西南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ICP备18010760号    贵公网安备52010202002708号

合作支持单位:贵州文学研究会  四川省文学艺术发展促进会  云南省高原文学研究会  重庆市巴蜀文化研究中心

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已满)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159314802 位访客      技术支持:HangBlog(renxuehang@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