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西南作家网:www.xnzjw.cn
西南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微篇 >> 正文

小太阳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中国联通贵阳分公司 张德杰    阅读次数:20813    发布时间:2023-10-11

“下辈子不一定,还能遇见你……”突如其来的手机铃声,把我吓了一大跳,一个陌生的号码!最近电信诈骗比较多,遇到不熟悉的号码一般不接,但这个号码归属地显示来自老家方向,心想还是接一下吧,万一是家里人呢。

“张杰二,晓得我是哪个不?”

“不晓得呢,你是哪个?”我一头的雾水,好多年没人喊我的这个名字了。

“风雨,还记得不?长寿坝坡上的风雨!”

“哦,原来是你这小子,好多年没见了,你在哪里?”

“我在县里一家私人医院当医生,国庆没回来?”

“没呢,不过节后要回去一趟。”

“回来一定要找我啊,好多年不见了,自从初中毕业就再也没见过面,我就住锦美广场,你大哥家对面。”

OKOK,过两天回来一定给你电话,先把微信加起,方便联系,微信号就是手机号。”

“要得,回来一定找我哈。”

“没问题。”

挂掉风雨的电话,思绪一下把我拉回到了二十多年前,镇上场口,猪市,风雨,小太阳,那是1998年的秋天,天干得有些厉害,地里的烟叶烤糊了一般,垂头丧气的耷拉着脑袋。由于中学门口宿舍的大通铺过于吵闹,严重影响到学习,父亲一咬牙,决定让我从宿舍搬出来,到外面租房子住,于是我和同村的风雨商量着搬到了场口猪市旁的一处民房,50块钱一年,按人头分摊房租费,在这里,我见到了刚上初一的小太阳。

小太阳的绰号是怎么来的,我已经记不太清楚了,好像是风雨起的,他们是亲戚,具体什么关系我们也没过问,这小子一米出头,满身的补巴衣服,裤子永远大一个码,用一根红布条拴着,有时候不小心打成了死结,等上厕所的时候,怎么弄也解不开,最后只好拉在裤子里,一星期整个宿舍都飘着一股说不出的味道。

“我X他妈”“幺儿豁”小太阳每说一句话,好像不带这两口头禅,他就不会说话一样,“幺儿豁你,我觉得学校里面英语罗老师家婆娘做的炒粉最好吃。”“我X他妈,今天上课不小心踢到前面桌那个姑娘的屁股,遭班主任铲(土话,打的意思)了我两耳屎,现在脸还火辣辣的,像涂了层辣椒面一样,哪个幺儿豁你嘛,我觉得那个姑娘长得只有啷个巴实了。”

现在想起来,小太阳的绰号应该跟他喜欢讲脏话有关,但那时候也没有人去深究,就像有人叫我杰二一样,至于是谁第一个先叫,谁也说不清道不明了,反正大家都这样叫,也就习以为常了。

冬天的小太阳,鼻子上总挂着一长串的泡泡,我们称之为大鼻龙,因为他个子小,上学的路上,他总跟在我们后面一路小跑,我们又嘲笑他叫跟屁虫。

星期天的帆布书包里,装着两本书,几斤米,还有一罐辣椒,这是农村学生在校一周的伙食,小太阳的家离我们这个寨子直线距离不到一公里,肉眼都能看得见,但真要走起来,最少要两个钟头,长寿坝坡上的人家,到一趟镇上,脚都要磨出血泡来。

半路上有个点叫凉水井,是我们走累了歇脚的地方,小太阳一边叫着苦,一边撕着脚上的泡骂,我X他妈,要不是许二皮(我们给学校教导主任起的绰号)到我家去威胁我老者(土话,父亲的意思),说不送我来读书要坐牢,哪个幺儿才来,读个书比在家干农活还苦。

但在我眼里,读书比起干农活,还是要轻松得多,我爸常指着那一大片的沙石土跟我讲,你哥考上了学校,你姐明年也要高考,女娃家嘛,迟早都要嫁人的,你要考不上大学,这些土地全都是你的,我望着那被太阳晒得反光的沙石,只觉得眼前发黑。

好好念书,逃离大山,是那个年代我们唯一的出路。

但小太阳不这样想,他们村已经有人去杀广(去广东打工的意思)挣到钱了,回来的时候腰间别着个大个大,头上的两匹瓦像抹了一层厚厚的靯油,黑得发亮。等到初中念完,我也要去杀广,小太阳歪着头,用冷水把头发从中分成两半,露出两排焦黄的牙齿,一脸的奸笑,跟我在电视上看到的汉奸一个模样。

房东的大女儿已经初中毕业了,帮着家里在猪市旁摆了个凉粉摊,每天收摊回来,伴随着隔壁悉悉索索的声音,一股微弱的光透过被老鼠啃穿的木板穿过来,小太阳总是第一时间冲过去,像贼一样的将脸贴在木板上,眼睛直直的盯着那个小孔,房东的女儿将白天收来的钱倒在床上,五角的,一块的,皱巴巴的钱堆成小山似的,把小太阳的眼珠都看得跳了出来,房东女儿一直数到深夜,才终于数完,她用扎头发用的胶圈将钱捆成一小捆一小捆的,装进了床头的柜子里,再用一把小锁锁上,就这样她还是有些不放心,环顾四周,最后朝着小太阳偷窥的方向仔细的打量,吓得小太阳大气都不敢出一口,赶紧跳回到床上来,悄悄的对我们讲,我X他妈,最少都有五十!我儿豁,等我杀广挣到钱了,一定把她(指房东女儿)谈(土话,娶的意思)回家当婆娘。

隔壁的灯终于关了,猪市里渐渐的有了响声,遇到赶集的日子,很多乡下人天不亮就把自家产的猪仔拿到这里来卖,换成娃儿的学费生活费,肥料、盐巴钱,还有种子钱,渐渐的,小贩们的吆喝声,讨价还价声,偶尔还有争执和吵骂声,各种声音夹杂在一起,猪市像一锅烧开了的水,沸腾着。刚开始我们还不太习惯,喜欢爬在窗子上去看热闹,时间一长,任他外面翻了天,我们也能睡得像那些被扔在角落里的死猪一样。

小太阳始终没有念完初中,初三那年,当所有人都在热火朝天的备战中考的时候,他老者来猪市买小猪,顺便把小太阳的铺盖、两双烂靯、还有一条破了个大洞的裤子打包带回了家。小太阳终究还是南下去了广东,从那以后,我们就再也没了联系,听风雨说,小太阳的母亲那年病重,家里的姊妹太多了,他老者一个人实在撑不住,只好让小太阳去打工帮衬家里,争取让三个比他还小的弟弟和妹妹把小学念完。

“小太阳还记得不?”我看风雨已经通过了我的好友验证,于是好奇的问他。

“哪个小太阳?”风雨给我发了个疑惑的表情。

“就是我们初中时一起住在猪市的那个,你还记得不,他每天晚上都趴在墙上看房东女儿数钱,初中没念完就去了广东。”

“啊,你说的是帅XX啊,他早就不打工了,之前在广东帮人修房子,找到钱回来把猪市那块地盘下来,搞起了房开,修了一长排的公寓,卖得还很火呢。”

“我们现在都叫他帅总了。”风雨发了一个搞笑的表情。

原来那小子姓帅,在一个宿舍睡了两年,我居然不知道他姓帅!

“你恐怕不晓得,他和当年房东的女儿结婚了,还开了个养殖场,每年要出一千多头猪呢,疫情那两年,那小子赚发了。”风雨说,一时间,我实在难以将当年的小太阳和他口中的帅总对应起来。

“他的口头禅还在不?就是那句我X他妈,我儿豁!”这几个字我刚输入对话框,配了一个大笑的表情,才突然又觉得有些不妥,毕竟快四十的人了,再去嘲笑如今已经功成名就的帅总,就有些显得不地道了。

“你要他的电话不?回镇上的时候让他请吃饭。”风雨问我。

“算了,我还是回去的时候当面找他要吧。”我在微信里发了个微笑的表情。

不一会,他给我回了个OK

 

 

作者简历:

张德杰,笔名湖畔之子,中国联通贵阳市分公司政企部高级经理,本科毕业于南京邮电大学,上大学时先后在南京日报、金陵晚报、中国校园文学杂志发表散文、评论、小小说二十余篇,工作后很长时间未有新作,2020年退出管理岗位,闲暇之余,偶有小作。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西南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ICP备18010760号    贵公网安备52010202002708号

合作支持单位:贵州文学研究会  四川省文学艺术发展促进会  云南省高原文学研究会  重庆市巴蜀文化研究中心

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已满)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159314324 位访客      技术支持:HangBlog(renxuehang@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