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西南作家网:www.xnzjw.cn
西南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保险柜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无语    阅读次数:12765    发布时间:2024-01-21

朱娃子离婚后,带着儿子回到故乡小镇。

父母根据他的专长,协助他在镇上开了一家三峡鸳鸯火锅餐馆,招牌全彩发光字,格外夺人眼球。租房、简装、购物花去了十余万资金。为了不让父母着急,他悄悄地用了信用卡。

开张后,朱母在家照顾孙子,朱父依旧做自己的干货生意。父子二人早出晚归。

开始,小餐馆生意一般,没有多少人知道鸳鸯火锅的味道好。

一个火锅可以做出两种味道,也可以做出两样的火锅,甚至可以一边北方的味道,一边南方的味道……没几个月,鸳鸯火锅传到了县城。下乡的干部,点名吃鸳鸯火锅;乡下进城办事的,顺道或绕道也要品尝鸳鸯火锅。一个打杂的,不够,又就近请了两个帮手。

一年后,生意做顺做活了,不仅还清了信用卡,还有了五位数的存款。为了方便,他又租了老板三室两厅的二楼起居。朱母常常去帮忙收拾屋子,偶尔也去红火的餐馆转转。每次回来总是对朱爹说:“你那个害死人的侄儿子,我们一辈子不原谅他!”

这个他是谁?他就是宝哥——朱娃子的堂兄。

那一年,宝哥给朱娃子介绍了一个漂亮的对象,上无老下无小,年龄相当,有车有房。两人一见钟情,不到三个月拿了结婚证,婚后住在女家。朱娃子工作不稳定,时远时近,女的也找点事做,工资低。房贷车贷要按时缴纳,生活压力不小。起初,两人为钱斗些口角,后来老本儿用完了,朱娃子只好刷起信用卡来。特别伤心的是朱妻嫌弃他赚不了大钱,常跟不三不四的人去舞厅上酒吧下馆子。万般无奈,朱娃子只好向父母说明实情。经过多方考虑,一致认为除了离婚,再无其它的路可走。

离婚后,3岁的朱儿由爷爷奶奶照管。一遇到朱儿不听话,老人家就会把宝哥吷一顿。也正因为这事,两家人开始疏远,尤其是宝哥感到极为尴尬。

宝哥做介绍的时候,确实出于好心——减少堂弟成家买房买车的困难,并且女方无父母赡养问题。但他不知道有房贷车贷。不过,朱妻大手大脚花钱的来路,他是知道的。既然知道,又为什么要做媒呢?他信奉一句家乡的老话——男服学堂,女服嫁。哪里想到算计不打算计来。

朱娃子想得开,从不埋怨宝哥——认为这是自己钱少,是自己的命运。

他一门心思地经营鸳鸯火锅,更加勤勉,给左邻右舍留下了极好的印象。父母看在眼里,喜在心头。

人是三节草,不知哪年好。父母希望儿子早点儿发财,更希望再续姻缘,并承诺孙子不参与小两口的生活。

那一天,朱儿在草坪上玩,朱母回屋里拿手机。一眨眼的功夫,朱儿滚到了坎外,幸好只是额头破了点皮。生气的朱母把宝哥又吷了一通,刚好朱父回家拿东西听见了。他凶巴巴地把朱妻吷了一顿:“动物有舔犊之爱。他的妈连动物都不如!”

当时离婚对娃子的抚养问题,商量给朱妻的,男方出钱,但是她坚决不要,答应每月给抚养费,清清楚楚地写在离婚证上,结果一分也没有给。不给也就算了,最烦人的是朱娃子这样的状况,再成家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为这事不仅父母心急如焚,朱娃子也着急。因为在朱家,乃至于整个香溪河畔,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男子无妻财无主,女子无夫身无主,虽然在当下有些冲击,但是依旧充满活力。老人为自己的儿女不成家,或是自己的儿女成不了家,总觉得这辈子对不起先人。儿女老是不成家,或是成不了家,自然感到失落,感到悲观。虽然80后的朱娃子自己没有失落感,自己也不悲观,但是看见父母着急的样子,他骨子里的那种活力随着时间的流动被唤醒。

中秋节的晚上,他去广场赏月,忽然觉得成家才能让父母安心,才对得起祖宗。于是,自由恋与介绍谈相结合。只要有人介绍,他总是感谢媒人的好意,积极争取见面的机会。

朱娃子的父母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一代,是死也不离婚的,即使维持表面的婚姻关系。现如今朱娃子这一代,离婚已不是稀奇的事,大家已经习以为常了。但是离婚后再找一个合适的组成新家,真是难上加难。所以,许多离婚的人打消了再婚的念头。正是这一打消,乡风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不拿结婚证,在一起搭伙。

如此的乡风,自然冲击了朱娃子的婚姻观。

经过几次约会,一个叫高枝的姑娘来到了朱娃子的心中:黑葡萄似的大眼睛,迷人;丰满匀称,迷人;有心眼儿,迷人。对于朱娃子来讲,高枝就是自己的梦中情人。女的也看中了朱娃子的小伙儿:身材高挑,满意;五官端正,满意;为人和气,满意。对于高枝来讲,朱娃子就是自己心爱的情郎。

在乡风一遍又一遍的吹拂下,一见钟情的朱和高相见恨晚,很快住在了一起,过起了试婚、搭伙的生活。

白天,朱娃子经营鸳鸯火锅,高枝在超市做事。下班后,高枝去馆子吃晚饭。之后,朱娃子收拾馆子,高枝先回二楼休息。

有一天,高枝回二楼收拾好客厅,忽然想去从未收拾过的小书房看看。打开门一开灯,看见干净的书柜上放着稀稀疏疏的书,虽然不多,但依旧有书香的味道。干净的电脑桌上放着一台联想一体机,高枝坐上真皮转,椅看了一下显示屏,然后转了一圈,感觉还真不错。不过,这一转,发现了墙角处有一个没用的小冰箱。

的确,不仔细看,谁都以为是个没有用的小冰箱。有时,朱娃子把门打开透气,朱父朱母从门前经过多次都以为是房东懒得搬放在那儿的冰箱。

有些见识的高枝走到跟前,揭开盖布,仔细一看,不是冰箱,而是一个机械密码保险柜,激动不已。她眼珠子转起来,使劲儿地想:书房里为什么放这么个东西呢?不揭盖布看还真以为是个没有用的小冰箱……普通人家很少用这个……里面到底装着什么?

她用左手摸了一下厚实的门,用右手摸了摸机械锁,真想转一下把手,可又怕出什么意外。她赶紧站起来,盖好花布,扶正转椅,锁上房门,回到客厅,打开电视,快速将书房的钥匙放回原处。

坐到沙发上刚看电视,朱娃子上楼的声音传来,高枝赶忙去开门。还没等朱娃子敲门,高枝就把门拉开了,仿佛迎接尊贵的男主人。

“亲爱的,快来看电视。今天的动物世界真好看!”

“好!先陪你看电视,再去洗个澡。”

高枝见朱娃子格外高兴,知道今天的生意很好。节目一完,她就试探朱:“亲爱的,你说存够了彩礼钱娶我,那是何年何月的事哟。”

“不会太久。我已经有十万了,你别急!”朱说。

“我不信。你在糊我。”

“亲爱的,为了让你放心,我带你去看一看。”朱娃子说完起身去拿钥匙。

打开书房,朱娃子指着保险柜说:“你看那个东西,谁都以为是个小冰箱。其实是个保险柜。”他走过去揭开布盖。

“家里放个保险柜,是个极大的安全隐患。要是被外人知道了,以为你是大老板,那才麻烦呢?”高枝如此说道。

“房东的。房东他懒得搬,放在那儿叫我用。我想把钱放在里面也好,就拿了钥匙,重新设了密码。来,我教你开。”

“现在你教我,是不是不大合适?”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西南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ICP备18010760号    贵公网安备52010202002708号

合作支持单位:贵州文学研究会  四川省文学艺术发展促进会  云南省高原文学研究会  重庆市巴蜀文化研究中心

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已满)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156309331 位访客      技术支持:HangBlog(renxuehang@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