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西南作家网:www.xnzjw.cn
西南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微篇 >> 正文

民工老陈(小小说,外一篇)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陈东升    阅读次数:11003    发布时间:2024-01-29

民工老陈

 

曙光初升的清晨。

劳务市场前,陈哥和朱哥喊我去背楼;我说不去,干不了!

“还没去就打退堂鼓?”陈哥笑着问。

我不好意思地说真干不了!半月前我跟着小杨等人去某小区背防盗门。先把一根较长的绳子两端挽成疙瘩,把防盗门中间捆住,门左右两端多出的绳子套在双肩背着,然后爬楼。我背着防盗门上楼梯,那防盗门像泥鳅一样,不停地从脊背往下滑。我一只手抓着门框上楼梯,片刻后门就坠落地面。等我重新背着它蹬上一楼,小杨他们每人背了三个防盗门。我羞愧难当于是离开小区返回劳务市场,并发誓说以后再不背楼了。

陈哥、朱哥他们笑了。陈哥说:“嘁,哪能天天背防盗门啊!有时候背地板砖、沙子、水泥,有时候背涂料等。咱今天背地板砖、沙子等。走吧、走吧,别像个小媳妇那样扭扭捏捏的……”我不好再推迟,跟着他们坐摩的去了。

仨人二十分钟后赶到某小区楼下,小区门口堆着一方多细沙。喇叭声响了两三下,送地板砖的三轮车来到小区楼前。我们换过工作服,开始背地板砖。每人一次背两箱到十楼,背第一趟第二趟没啥感觉,背第三趟时我身上开始冒汗,两条腿打颤不听使唤了。陈哥忙招呼我们休息片刻。他们在三轮前抽烟,我拧开了水杯盖子……背完地板砖以后,三轮车回去拉水泥,我们休息一会儿。看我累得满头大汗狼狈不堪的样子,陈哥说:“小陈,你别背了,沙堆前有袋子和铁锹;你用铁锹装沙子,我和老朱俺俩背。”我说声谢谢开始装沙子;每袋装一百多斤,装好一袋子发到陈哥肩膀,陈哥转身上楼。装好第二袋沙子,又发给朱哥……背完沙子时,送水泥的三轮车又返回小区门前。

背完楼吃午饭时,我不停地感谢陈哥朱哥他们的照顾。陈哥伸开右手掌说,“人的五个手指头伸出都不般齐,咱们一块打工,互相照顾是应该的,客气啥!”

陈哥为人古道热肠,在北当街民工队伍有很好的口碑。一天晚上,酒鬼小宋喝醉酒回客店,因闯红灯被一辆轿车撞倒在地。陈哥听说以后,马上喊我们赶到了出事地点。小宋腿上淌着血,坐在路边报刊亭旁正“哎吆、哎吆”地嚎着。陈哥立刻拦住一辆出租车,把小宋送进医院……

陈哥家在微山。跟他相处七八年,发现他很奇怪:来金乡打工很长时间,却从没见他回过家,也极少谈论家事。喝酒或打牌的时候,有人跟陈哥开玩笑:“陈哥你从来不回家,小心隔壁老王,给你戴绿帽子!”

陈哥笑笑回答说:“全国民工有几亿,老王忙不过来。”

有时我也劝陈哥回家看看,陈哥摇头,无奈地说:“嗐,我没家了……”无论兄弟还是朋友,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那个秘密也许是一道伤疤,没有人愿意去碰它!

又是一年秋菊黄,中秋节到了!那天陈哥告诉我们,说他要回老家微山了;咱们中午聚聚,这次一别,再见不知要何年!这消息使我们感觉意外又在情理之中;家,无论穷富,却是每个游子的根啊!

县城大街上,到处是游鱼一样的车辆,到处是提着礼品匆忙赶路的身影,到处是欢歌笑语。饭店里,朋友们一起为陈哥饯行。陈哥是七零后,高个头,头上有了星星点点白发。他的面容给人一种刚毅的感觉,额头留下了岁月驰过的皱纹,可那生气勃勃、明亮有神的眼睛证明,他的心态一直年轻。他红光满面不停地给我们倒酒端酒碰杯……

那天中午陈哥喝了很多酒,后来就有点醉了。他低头沉吟一阵时间,抬起头时双眼含满着泪水:“……我以前开出租车,媳妇在饭店上班,儿子读高一,生活也可算是幸福。有一天晚上送客,在某中学门外,我把一位中学生撞成重伤……紧接着给伤者看病。那时候我刚买了房子,为了给对方看病,我把新房子卖了,媳妇心疼房子大病一场……后来,我就来到金乡……”

“那你回家后干什么?”我们问。

“哪里跌倒哪里爬,我回去还是开出租车!”陈哥擦擦眼泪信心满满地说。

“老陈哥以后有啥事,尽管吱一声,我们一定帮忙!”刚从洗手间回来的朱哥说。

“老陈只要有事,我卖血也要帮忙。”程哥激动地说……

在车站,我们使劲地挥动双手与陈哥道别。“再见!再见!”客车已远,我们仍不知疲倦地挥动右手……

愿陈哥一生平安!

 

 

民工小刘的“文学梦”

 

关键时刻掉链子!

一天上午,我们在十五米高的工地打屋面板时停电了。工头老周气呼呼地离开作业面,扶着挂梯返回地面走向配电室。

工友们放下手里的电钻、钻尾钉,都到天沟里去休息:抽烟、玩手机、刷视频。我也不例外,在天沟躺下之后,拿出手机读电子书。你这些年看了那么多书,咋不写部长篇小说?小刘抽着烟走到我身边问了一声,随后挨着我躺下。小刘是85后。一米八的个头文质彬彬。明眸皓齿,眉毛特浓跟画上去一样,鼻子却像刀削斧斫一般。如果不穿工作服,换身西装或休闲装,真像位知识分子。

我说忒难!写长篇小说,要收集写作素材,去图书馆查资料、做读书笔记等等。我感觉写长篇小说比女人生孩子还难!

没那么复杂,百度一下就行。小刘扔掉烟头说,我计划写本穿越小说,题目都想好了,叫《回到西汉做大将》。故事讲一个年轻人遭遇车祸穿越到汉初,他跟随名将韩信南征北战屡建奇功;后来韩信因谋反被吕后杀掉,他受到牵连贬为庶民……

好,给你点赞!等你的书出版时,别忘了送我个签名本啊!我说。

必须滴!小刘笑着说。半个月过去,没听到小刘谈他的创作计划。有一次在酒桌上,我问小刘写了多少字。小刘放下酒杯特别尴尬地说,战争题材不好写,我打算换个题材,写部《回到大唐做御医》。写一个现代青年遭遇车祸后,穿越到大唐做了御医,给皇帝、皇后和宫女们看病的故事。“后宫佳丽三千人”,那些后宫女人为得到皇帝的宠幸,总不停地争风吃醋闹乱子。古代讲究“母以子贵”;她们都拼命拉拢御医,想搞份生子偏方,等得到皇帝临幸的时候,能生个“龙子”……

点赞!宫斗戏现在是热门,你还可以通过作品宣传中医文化,一举两得的事,那赶紧写吧!我说。

不能光动嘴皮子,赶紧写吧!周师傅也催促他说,你写好了一举成名,就不用打工啦!写不好也没事,反正厕所缺……因为大家在喝酒,老周的话没说完,他自己低着头笑了。

写吧,写吧,我们都支持你!超叔也放下酒杯说。

现在条件不行,等这个工地活儿结束,我买台笔记本,一定写部穿越小说,小刘认真地说。小刘虽没动手写小说,但下功夫读了很多玄幻类小说。有空闲时间他就读书,晚上宿舍熄灯后,他打开手机读电子书。第二天早晨看他,都是黑眼圈。

一年过去,我们换了新工地。在去连云港工地的客车里,小刘跟我谈到当年最火的小说《鬼吹灯》。《鬼吹灯》是部好小说,他说。我附和说是的。小刘,你写部盗墓小说吧?小刘嗯了一声算是回答。小刘说想买笔记本,家里不同意!自家刚在县城买好房子,因为要还房贷,手头紧张不让买。等领了工资,自己换部手机,用手机写小说吧!他说,我要写就写篇一鸣惊人的作品!离开连云港工地后,我去船厂打工。小刘离开连云港工地回家结婚,婚后他跟着表哥去省城学汽修。儿子见面以后,他把家人接到省城生活,据说在省城买了房子,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看他的朋友圈都是他媳妇儿子的图,吃的喝的,玩的,一家人幸福满满,也算是“成功人士”了。

不知道小刘的文学梦圆了没有,他的小康梦却圆了。想想自己这些年,就像穷途末路的动物一路狂奔不问归处;每每蓦然回首时,我总为自己的一无所有而羞愧难当。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西南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ICP备18010760号    贵公网安备52010202002708号

合作支持单位:贵州文学研究会  四川省文学艺术发展促进会  云南省高原文学研究会  重庆市巴蜀文化研究中心

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已满)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156309972 位访客      技术支持:HangBlog(renxuehang@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