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西南作家网:www.xnzjw.cn
西南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散文 >> 正文

父亲,您冷吗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贵州赤水 李昌福    阅读次数:10776    发布时间:2024-05-08

今年冬天冷得较迟,已经是冬至节气,还像春天一样暖和。一个星期六,我因处理急事回到了老家。老天爷说变就变,白天还是艳阳天,晚上便气温骤降,天刚放亮时,天空竟纷纷扬扬地飘起了雪花。

我住在五妹家,五妹担心我冷,找出一些棉衣毛裤,让我穿得像个棉花包子,尽管这样,我还是感到脚僵,在屋里笃笃笃地跺脚。

五妹说:哥,你把电炉开起烤一烤吧。刚把电炉打开,五妹家的人全围了拢来,烤着热烘烘的电炉,有的在看电视,有的打起了瞌睡。

听着窗外呼呼作响的寒风,望着天空飘飘而降的大雪,我凝思起来,担忧起来,父亲一个人孤零零地在荒山上冷吗?脚僵吗?那里是没有火烤,没有热水烫脚的。

从记得事起我就知道,每年冬天,生产队的社员出工,人们都喜欢在地里干活,唯有父亲要去冰冷刺骨的水田里犁田,双脚冻得发红发木。

我问父亲:爸,您咋个不去地里干活呢?地里没有田里僵脚哇。父亲一脸无奈:这是没法子呀,我们家能挣工分的劳力少,我犁田可以多得工分,年终分配我们可以多分得一些粮食。哦,父亲是为了我们这个贫困的家。

每天晚上睡觉时,父亲最怕脚僵,如果脚僵就会一晚咳嗽到天亮都不能入睡。所以,每晚睡觉前,我都要给父亲烧上一盆热水烫脚,睡觉时睡在他的脚边,紧紧地抱着他的双脚,以自己的体温给父亲驱寒,使他能睡安稳觉。

后来,我去了县城读中学,再也不能为父亲暖脚了,我为父亲想了个暖脚的办法,去公社卫生院找了个葡萄糖注射液玻璃瓶,告诉父亲每晚装上一瓶开水,睡觉时放在脚下。办法虽,却也奏效。

我在城里见到卖有热水袋,很想为父亲买一个,无奈手中无钱,只有暗中发誓,等挣到钱后,一定为父亲买上一个。我当兵提干领到了工资,还没来得及给父亲买热水袋,父亲便离开了我们。

现在,天气这么冷,父亲在山上一定很冷很僵脚,我要去看看他。

落雪刚停,我借口出去拍摄雪景,背起相机径直朝父亲的坟茔走去。伫立在父亲墓前,高原的寒风凄厉地在脚下打着旋,卷起雪沫和衰草刮向天边,雪野莽莽苍苍,冷寂悲凉,我不禁连打冷颤。

父亲,与我回家吧,家里有电炉烤火,在这山上好冷,好僵脚哟。

任我千声呼唤万声哀求,父亲始终默不作声。我想,父亲也许是担心会给我们增添麻烦……想着,想着,不禁潸然泪下,我痛苦地咀嚼着难言的滋味。

望着满山遍野的大雪,想着静卧在大雪下的父亲,我哪还有心思赏雪景拍雪景,一幅雪地望父的照片早在我的心幕上定格。

过了许久,我背着空空的相机,怀着沉沉的心情,挥泪与父亲告别。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西南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ICP备18010760号    贵公网安备52010202002708号

合作支持单位:贵州文学研究会  四川省文学艺术发展促进会  云南省高原文学研究会  重庆市巴蜀文化研究中心

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已满)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158018234 位访客      技术支持:HangBlog(renxuehang@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