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西南作家网:www.xnzjw.cn
西南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土匪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十二季    阅读次数:24529    发布时间:2024-05-08

(一)

土匪——任谁都不会想到这个曾经响彻全校的称呼,居然是长发披肩、形貌斯文的木香子大名。

中学,几个常合伙捣鬼甚是亲热的孩子念书实在泼烦,一行六、七人索性扔下书包投身学校附近的山林。记不得山名了。依稀记得树木葱葱,中间是蜿蜒向上的小路,很窄。

木香子当先,爬得气喘吁吁浑身冒汗,歇会儿的功夫回头,余者还在下方勤勤恳恳。

此山为我开,此树为我栽!要从此路过,留下买路财!不知哪根筋犯抽,木香子双手叉腰往路中间一站,脱口而出时下盛行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计》台词。

哈哈哈——愣怔半晌,正在爬的几个伙伴笑得前仰后合。

土匪!有位长得比较壮实,貌似剧中田大榜,江湖人称幺娘的男生,阴飘飘(方言,意:冷不丁)来一句:以后你就叫土匪!这家伙往木香子身边一站,好比狐狸身边站了一头猛犬,极不相称。

 

彼时,正是木香子特别反感区别对待男女的时候。年幼的记忆中,木香子作为女儿在父母眼中的份量与兄弟父母唯一的儿子截然相反。兄弟敲坏牙刷,父亲就喜滋滋地夸:这下比原来好用了!,打破碗,母亲会说:碎碎平安!碎碎平安!好!。女儿走路时不小心按了一下母亲新买的缝轫机,立即遭来恶狠狠地斥骂:你的命也不如缝轫机珍贵!洗碗时不小心打破碗,轻辄挨骂,重则招来一顿斑竹笋炒腿筋肉(方言,意:挨打)更是家常便饭。父母眼中儿子莽莽撞撞恶作剧才算男儿本色,就要淘气十足才可爱,不淘气不正常,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木香子是愤恨和反感自己性别的。

短发不过寸,个瘦小单薄,一双眼看人时就有种想把对方拽下来踩个稀巴烂逼迫,眨眼焉能辨雌雄?

某日午餐后,木香子携一女生漫步学校操场。此女系班花之一,长发飘飘,五官端正如电视剧《红楼梦》中黛玉。戴眼镜的教导主任远远在后跟着,绕操场大半圈,大概想逮对早恋的树反面典型,结果……

哈哈哈——!哎哟哟——瞅着教导主任扶了扶眼镜框悻悻而返越来越远的背影,木香子笑得捂着肚子铲都铲不起来,女友用手巾不住擦着眼睛,——操场边草丛里漫步的鸟儿受到惊吓,扑扇着一下飞了。

 

(二)

中学,同学们印象中的木香子特喜欢画画,尤爱素描仕女。

政治课老师滔滔不绝讲课(与其说是不如说是),木香子假装认真地记笔记,不时抬眼望一下讲台上的老师,来一个微笑或点头,以示听得很认真很认真。笔记本下面的纸上就断断续续出现一个个裙带襟钗的窈窕淑女或笑或泪,眼角瞥见老师走下讲台,就迅速将淑女们藏在笔记本下。如是,相安无事。

欧耶!欧耶——

某次,端详刚画完的仕女:珠泪与耳坠形状相似,眼神栩栩如生,颇满意。忽然背心被戳,后面的男生努努嘴,示意木香子递过去参观参观。等偷偷参观完毕返还时,木香子赫然发现纸上多了几个字流泪的女人

女人?!你丫的才是女人!

那个火啊!不知道我最反感类似字眼啊?!你脑子有病啊?!偏偏字是钢笔写的,橡皮擦怎样也擦不掉。木香子恶狠狠地瞪肇事者一眼:思想复杂!

咦?!此君不屈不挠:还骂我复杂,好专心听课的样子嘞,要考大学啊!……”。摊上这么个小有名气的假姑娘,我承认我倒霉我认栽。阿弥佗佛!多么希望老师出手啊!偏偏被碎碎念至下课。木香子头疼。想死的心都有了。忿忿然心里诅咒:愿你今后遇见个更唠叨的,你家两个成天对掐。

多年后看《大话西游》,唐僧被众妖捆绑欲煮肉分食时念:人是人他妈生的,妖是妖他妈生的,当妖有了一颗仁慈的心,他就不是妖了,他是人妖……”啊!我受不了啦!某妖大吼一声拔剑自刎,忽然如逢知己,非常非常理解那自刎妖怪的心情,难受到死的心都有了,啥感觉呢?

诶!

 

天空的云忙着奔走散开,太阳明晃晃的快要燃烧,行人睁不开眼。知了不知疲倦地藏在树荫里唱着,地面腾腾的热气升起来升起来。人们穿短袖的穿短袖,露着半身黝黑肌肤的汉子戴着草帽,有的干脆草帽也不戴,肩上搭块毛巾,擦拭不断冒出的汗水,趿着双拖鞋赶路或干活儿。

夏天,初中毕业。未来到底如何?来不及想像就要告别整个中学。

木香子与女友晓荷怅怅然来到学校下面的河边,背后是她们嬉笑怒骂过的教学楼。

曾经,木香子、晓荷和几名嘻嘻哈哈的捣蛋鬼自成一派。他们给学校领导写信,质问收取校徽钱却一直不见校徽影子为啥?背后偷偷给讨厌的政治老师起绰号假正经,趁她走下讲台讲课转身的当儿往她后背洒墨水,因为她总是有碍观瞻地穿着透明的绿纱衣若隐若现露出破洞百出的背心式白内衣。给晓荷父亲(晓伯父)写信,问为啥偷看晓荷日记恣肆触范未成年人隐私?一群娃娃约好周六上门找家长讨说法

是日,晓伯父开门见客,打开电视机、泡茶,端出糖果和瓜子,简单寒暄几句就隐身厨房忙活客人午餐。娃娃们吃着喝着舒舒服服看电视,这可是在家里没有的待遇呀!家里看会儿电视要挨骂,说浪费时间不专心学习。午餐很丰盛,晓伯父拿出多年陈酿和男生们频频举杯,女生则埋头苦干大赞晓伯父厨艺,没一个能抵挡住美食诱惑,全军覆没,彻底忘了上门讨说法的初心。

曾经,木香子吹了个氢气球,在当时颇讨厌后来变为好友的男生后颈放气,因为这个从隔壁转班来的男生成绩虽好,但不爱说话,让他们感觉目中无人,不爽!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西南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ICP备18010760号    贵公网安备52010202002708号

合作支持单位:贵州文学研究会  四川省文学艺术发展促进会  云南省高原文学研究会  重庆市巴蜀文化研究中心

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已满)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158018402 位访客      技术支持:HangBlog(renxuehang@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