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西南作家网:www.xnzjw.cn
西南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红枫树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慢行者    阅读次数:15751    发布时间:2024-05-25

春红是红河村最漂亮的姑娘。她有动人悦耳的声音,善良活泼,黑发浓密齐腰,眼眸清澈似红河的河水……她憧憬未来,喜欢家人,热爱生活。这么好的一位姑娘,未来生活会对她那么残忍是她现在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

红河村因独特的自然风光和古老的民族习俗而出名。红河村寨子前面有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河。河流南面是连片的随山体高低起伏的红枫林。秋天到来,山坡火红一片,吸引周边十里八乡的人来这里赏景游玩。

虽然已经二十一世纪,但这里的人依然还保持着农耕时期的生活方式——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村民单纯、善良、勤劳……同时红河村也是自由、民主的小村落,年轻男女婚嫁的对象都是自己通过唱山歌的方式做出选择。

红河村及红河村周边的村寨,年轻男女婚嫁都要到红河村的红枫林唱山歌,大家隐藏在连片的红枫林中,唱歌时彼此不清楚对方身份。通过唱山歌的方式挑选意中人,然后才是办理婚嫁具体事宜……

秋天庄稼收割后,红河村周边的几个村寨单身男女都会来这里唱山歌。只能女子集中在东边山头,男子分散到西边山坡,这一直是参加唱歌的习俗,来这里的男女亲年都会遵守规定。大家都在枫林中却又被“千枫万树”相隔,只能通过山歌传递消息,通过声音寻觅意中人。秋天的红枫林,傍晚歌声飘扬——

“妹妹听我说!我家住在对面山坳坳。家里有田也有地,还有两头大水牛,只要妹妹跟我走,从此我把妹妹装心……”

红河河水清澈,一年四季不会干枯。拇指大小的鱼儿在水里追逐,低飞的蜻蜓尾部沾到水面又快速腾空而去。河水的源头就在红河村的地界边缘上。村民依赖这条河水而得以生存,饮用水是它,灌溉水也是用它。每年春天河两岸的青草被黄牛啃食后又从新长出新芽……

河的北面,距离河水一里多的地方是村民连片的吊脚楼。吊脚楼是用红河村特有的红枫木材建成,修建房子没有用到一根铁钉,没有用到任何钢材。也许跟这里的地理环境有关,红河的红枫木料结实耐用,用这里的红枫木材搭建的吊脚楼常年散发着阵阵木材清香。楼体表面不刷漆也能久经风雨而不腐坏,村子里上百年的吊脚楼随处可见。房屋冬暖夏凉,通风良好,没有辐射……

春红家的吊脚楼是村里最漂亮的,三层楼的吊脚楼在竹林里若隐若现。在父亲这个干了二十多年的老木匠手里,她家房子雕刻了各种生动传神的图案。大门上雕刻的图案,是当地村民的信仰“牛神”,更是生动形象,栩栩如生。村民们崇拜牛的强健、勤劳——

春红父亲是十里八村最出名的木匠,一年四季都在跟木料打交道。他不是出蛮力的普通木匠,而是为东家出谋划策,帮助东家决定吊脚楼什么地方用什么木料,在何处楼阁雕刻什么花纹,梁与梁之间的该用什么结构的资深老匠人,也就是大家说的非物质文化技艺传承人。周边十里八村建房的选料用料方面,他说的话就是准则,从未出过半点差错。大家修楼建房都会请春红父亲帮忙出谋划策。

春红母亲是村里最好的绣娘,家里人穿的用的一切布料都是母亲亲手染织。村里的斗牛比赛,儿女嫁娶、祭祀山神等重要的活动要用的布料几乎都出自春红母亲之手,或由春红母亲指导村里其她绣娘完成。春红母亲用自己刺绣的布料将自家吊脚楼装点得恰到好处。春红母亲跟她父亲相识在红枫林,相知也是在红枫林,母亲歌声清脆婉转,父亲嗓音能给人带来安全感。母亲美丽能干,父亲手艺精湛而又性格温和……

春红继承母亲动听的嗓音,她善良而又美丽。春红还有一个姐姐,姐姐从小就喜欢刺绣,母亲的刺绣的天赋被姐姐完美继承。春红小时喜欢各种父亲制作的精巧木料玩具,拿到玩具的第一反应是自主拆卸,无论多复杂精巧的玩具到她手里都能轻松进行拆装。父亲在家里制作家具时,她能一整天呆在父亲身边,眼神专注地盯着父亲在木料上划线、钻空,盯着父亲榫卯和各种楔形嵌套。父亲发现春红有木匠的天赋,而且对精巧结构立体感知方面天赋过人。但无奈十里八乡就没有女木匠的先例,父母也不愿意让她从事木匠工作。父母一致决定引导春红学刺绣,将她所有心爱的木制玩具没收,不准她观看父亲做工,经常开导她说:“女孩子要端庄、文静,你看十里八乡的女孩哪有谁天天拿錾子、锉子雕刻木料……。”

五六年下来,春红十二三岁,她听从父母吩咐,不摆弄木料,但她也不喜欢刺绣。不能继承父亲的手艺,母亲的刺绣她也没有天赋学习。姐姐已经能在自家染的布料上刺绣繁复的花纹,而春红在衣服上绣的图案总是歪东倒西的,刺绣图案跑偏走形。春红能将母亲教她的鸳鸯戏水图绣成野鸟落水,鸳鸯身体毛毛刺刺;教她刺绣的“牛”图腾仿佛是僵硬的机器,线条来去都只会走直线,没有水牛的健美和精气神。

但春红心地善良,遇到不平之事她必会直言不讳点出来,周边邻居都觉得她是一个正直善良的女孩。美丽的外表,加上动听婉转的歌声,她在十里八乡小有名气。虽然没有到结婚的年龄,村里却早已经传开:“以后谁家小子能娶到这么善良,而又漂亮的女孩是得到老天垂怜,必定是前世修桥铺路做了很多善事,今生才有这么好的福气。”

实则春红的父母不这样想。老话说自家人身上的毛病只有自己家里人清楚,她们不担心大女儿以后的生活,反而担心小女儿春红长大嫁人后的生存问题。父母自信两个女儿的相貌是村里最漂亮的,特别是大女儿有貌有才,以后嫁人也定能操持好自家生活,但小女儿父母就没足够的有信心。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西南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ICP备18010760号    贵公网安备52010202002708号

合作支持单位:贵州文学研究会  四川省文学艺术发展促进会  云南省高原文学研究会  重庆市巴蜀文化研究中心

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已满)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158501277 位访客      技术支持:HangBlog(renxuehang@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