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西南作家网:www.xnzjw.cn
西南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评论 >> 正文

不同的视角,不同的世界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王炫程    阅读次数:8238    发布时间:2022-12-12

不同的视角,不同的世界

              ——浅评黄昭龙的组诗《礼赞雷电》


记得曾经我看过一幅漫画,在成年人熙熙嚷嚷的人群中,站着一个小孩子,因为身高不同的缘故,画面中的成年人他们的视野中是夹杂着尾气的车流与城市的拥堵喧嚣,而小孩子的眼中是成年人所注意不到的地面,是路边的小猫小狗与花花草草。尽管我们共同生活于同一个客观世界,但在主观意识的影响下,我们每个人眼中的世界必然不一样。年龄阅历的不同,注定了成年人眼中的世界与小孩子眼中的世界是不同的。读黄昭龙小诗人的诗,不由得让人眼前一亮,并感叹原来这个世界还有另外一番模样。

黄昭龙小诗人的诗多是短诗,用最精炼的语言将自己眼中的世界呈现给我们。以《礼赞雷电》组诗为例,其中每首不超过四诗节,平均也不过十句话,但这短短十句话却可以将雷电这种自然景物在小诗人眼中的独特形象清晰地展现出来。一切样式的文学作品都是现实生活的集中反映, 但诗的概括性更为突出,短诗更是如此,往往三言两语就要概括和描绘自己想要表达的事物。诗歌反映生活不是以广泛性和丰富性取胜, 而是以集中性和深刻性见长。它吟咏的是使人最激动的生活事件。它要求精选生活材料, 抓住感受最深、表现力最强的自然景物和生活现象, 用概括的艺术形象达到对现实的审美反映。黄昭龙小诗人的诗虽短,却可以做到这一点。

《雷电留下鞭影》一诗,小诗人便用极具概括性的语言精确地反映出了雷与电这两种现实中的自然事物在自己眼中的审美形象。全诗如下:“闪电在跟雷赛跑/可是雷追不上电会留下影子//雷会站住/大喊一声/站住等等我/只是会调皮的/留下自己的影子/等着雷去追//”。就诗歌这类文学活动而言, 人们面对着两个世界, 一个是现实世界, 一个是艺术世界。艺术世界作为一个幻想的世界, 自然充满了许多对客观世界的艺术加工。但同样是幻想的世界,大人和孩子的世界截然不同。郭沫若在《雷电颂》中写到:“云端之顶,白色光芒/轰入这个残破的世界/天道一光,直击魂魄/吸噬着这个世界的灵魂/那不断闪耀的光辉/照耀了大地数万年之久”。从郭沫若的诗歌当中我们便不难看出,成年人在对闪电这一自然现象进行艺术加工的时候,更加侧重于雷电的力量性,往往赋予闪电一种正义性、革命的战斗精神,用它充满光明的力量去击碎一切世间黑暗。但在身为孩子的小诗人的幻想世界中,雷与电却像是两个正在玩闹的孩子。众所周知,在自然界中光的传播速度要比声音的传播速度更快,故而在雷雨天气中总是闪电先出现,紧接着伴随有雷声。孩子的世界中必不可少的便是各种游戏,因此自然而然的,声与光传播速度不同这一自然现象,便被形象地加工成了赛跑游戏中不同选手的速度快慢,小诗人更是将闪电那道的绚丽夺目的闪光比作了它的影子,将闪电人格化,淡化了它的神秘色彩。以往诗歌中雷与电那种革命式的战斗精神在这里不再出现,反而以一种充满童趣的表现方式,让人们对这一充满力量的自然现象有了别样的认识,让读者不禁感叹原来在那满是能量的闪光与声响还可以有如此可爱的解读。

同样,在《哑巴雷》中,诗人对雷声的描写也让人眼前一亮,全诗如下:“最近老是下雨/老是打雷/雷打着打着/就哑巴了/就没有声音了//它是不是把嗓子喊哑了/就喊不出声/要我拿着麦克风/还有扩播器/才有雷声的回音吗//”。成年人在对雷声进行艺术加工时时,通常会将雷巨大的声响加工为反抗的呐喊、怦击黑暗的怒吼与传递正义的呼声之的形象,与闪电一样有着战斗式的革命形象,因此很少有作品会描写雷声由逐渐衰弱到消失。但是在《哑巴雷》中,诗人却描写了雷声消失的这一过程,并把这一过程想象成是雷喊哑了嗓子。通过这一拟人化的描写,洗去了雷自天上而来,无影无形的神性,通过赋予它人长时间喊话会喊哑嗓子这一生理特征,为其增添了人性。同时,因为成年人的诗作中雷的神性特点,使得其营造出来的天上世界也产生了一种神秘感;但小诗人通过赋予雷人性,并使用“要我拿着麦克风/还有扩播器/才有雷声的回音吗”这些充满现实生活气息的语句,使得读者在阅读诗作时,对雷所处的天上世界的联想,也自然而然的偏向于一种类似于客观世界充满生活气息的巿井画面,打破了神话传说中天界的神秘感,让读者感受到了孩子幻想世界的奇妙。同样的手法还用在了《雷公公打退堂鼓》中:“我感冒了/就会打喷嚏//我觉得/是雷公公/躲在我的喉咙里/打着退堂鼓//”。短短六句话,就让神话中威风凛凛的雷公的神性消失的一干二净,在质朴的语言和天马行空的幻想中,变成了小诗人打喷嚏的“元凶”,不由得让人会心一笑。

在《礼赞闪电》组诗中,小诗人用质朴的语言和童真的幻想向读者展示了雷与电这些自然中带有神秘色彩的自然现象,在孩童世界中充满童趣的一面,带读者走走进了一个前所未见的幻想世界。但以《礼赞闪电》为组诗标题,笔者还是觉得略有不妥,“礼赞”一般表示对某事物或人物的赞美,现代汉语中指赞赏,是比赞赏更书面一种的用法,带有敬重和钦佩的味道。笔者认为组诗中对雷电的赞美意味并不浓烈,将“礼赞”换作其他词语可能更为合适,但介于黄昭龙小诗人还写了《礼赞月亮》《礼赞天空》等组诗,以《礼赞闪电》作为组诗标题构成系列,也情有可原。

不同人眼中的世界有着各自的不同,成年人与小孩子眼中的世界更是有着天壤之别。有时候,以充满童心的眼光重新看一看这个世界,也许会为曾经自己眼中单调的世界增添一抹不一样的色彩。

 

 

黄昭龙

黄昭龙简介:

黄昭龙,蒙古族,2011出生,海口秀峰实验学校六4班学生。10岁前加入海南省作协、中国诗歌学会、中国散文学会、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协会、中国网络作协、华语诗歌学会会员。中诗网签约作家。6岁写寓言,7岁105章童话在中国科协《科幻画报》连载。有500余篇小说童话诗歌发《星星》《绿风》《扬子江》《散文诗》《海外文摘》《青年文学家》等文学报刊(50万字)。获中国东丽杯孙犁文学奖、中国诗歌艺术少年奖、中国诗歌学会童诗大赛二等奖、世界报第一届诗词大赛一等奖、凤凰新华杯全国首届中小学生征文一等奖、第六届中华情全国征文金奖、《漫画周刊》年度佳作一等奖等,《诗歌50首》初选入围第11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巜笑》等编入人教版小学语文一年级上册百度题库教辅教材。



(编辑:黔州)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西南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ICP备18010760-7号    贵公网安备52010202002708号

合作支持单位:贵州文学研究会  四川省文学艺术发展促进会  云南省高原文学研究会

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已满)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149541090 位访客      技术支持:HangBlog(renxuehang@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