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西南作家网:www.xnzjw.cn
西南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散文 >> 正文

我的老父亲和猫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贵州贵阳 李洪    阅读次数:10460    发布时间:2023-01-21

现在人们养猫,是陪伴、是慰藉、是娱乐、是喜爱。

而我生于60年代的老父亲养猫,是为了防爱吃粮食的老鼠。

自懂事起,父亲一直养猫,从未间断,直到现在。

现在,很少会有老鼠了。

但,这并未改变老父亲养猫的习惯。过去暂且不论,现在他养的猫,从未见捉过老鼠,不知道是不会捉,还是没老鼠可捉。

不过,都不重要,养就完事了。

这句“养就完事了”大有文章。有什么文章呢?老父亲养的猫,大的、小的,温顺的、暴躁的,归家的、不归家的……都有。就是——都养不长久。

不是死于非命,就是莫名奇妙不在了。

就拿最近半年来说吧,前后共养了五只,两只大的,三只小的。

第一只小的,怎么也不吃东西,夜里叫得烦人,没多久就悄悄一命呜呼了。

老父亲又特地去买了一只,也是小的。我告诉他,小猫很难养,要买就买大的。“花了我80块呢”,父亲一面坚持不懈地诓着,根本不愿搭理它的猫,一面用‘好难啊’的眼神看着我。

拉稀摆带一个多月,这只小猫也死了。就在它正常吃饭的一周后,掉在厕所里——被淹死还是被臭死不详。

还记得那天早上,父亲闷闷不乐地从厕所到厢房来回几次,看到我的那一刻,他几度话到嘴边又咽回去,最后不紧不慢地吐出“这鬼猫儿,晓得咋过搞的,落在厕所里——死了。”

语气里,充斥着埋怨和搞不懂。埋怨它不争气,搞不懂它为什么不争气。

就吐出这句话的功夫,他还将猫碗洗干净放回了原处,用一种‘只能这样了’的眼神又看了看我,不服输地说道:“老子这回去寻个大的。”

功夫不负有心人,父亲终于寻得一只大猫,一身白毛里厮混着星星点点的黑毛,五官生得有些委屈和无辜,不过逗它时它爱理不理的样子,倒有几分懵几分可爱,几分宠物猫特有的喜感。

它不仅不像小猫那样不爱吃东西嗷嗷叫得烦人,还能逗它乐一乐,就有点点胆小,想要逗它需要点耐心。

那天,它趴在水泥地上晒太阳,时而伸懒腰,时而打滚,然后用爪子给自己洗个脸。

动物也是需要陪伴的,感觉它太寂寞了,没有别的猫陪伴,我就去逗它玩了一会。配合的时候彼此都能乐一乐,不配合的时候,只想说可怜之猫必有可恨之处。

逗着逗着,突然来了一只猫,大小、毛的颜色、五官,和它都挺像。我不禁问父亲这只猫哪里买的,父亲重语重气的说,“费死我大力喽,到你外婆家那面才买到的。”外婆家距我家三十多公里。

再次回家已是一个月后,宠物猫成功被父亲养成了土猫,毛发凌乱,本来从它委屈无辜的五官里,勉强还可找到的一点精气神,这会扒皮抽筋也找不到了,胆小到让人朝它走一步的机会都没有。第二天我又忙着回去上班了,没过几天父亲说:“猫死了,被车子压死的,从来没见过哪个猫会被车子压死,憨得老火。”

我不知怎么说,就回了他一个哦。第二个休息日回到家,我看到家里又来了只新猫。左右打量它一会后,我和父亲不约而同地四目相对。

“嘿嘿、嘿嘿,这只比上一只好养多了,也不比那只小吧,嘿嘿。”没等我开口,父亲便开口笑着说道。

我对他养猫的事早就麻木了,就算他不说,我也不想问啥了。“还是只白猫儿”,父亲又补充了一句。

还不到俩月,某天下大雨,气温异常的低,父亲生起了炉火。炉子下面是个装煤灰的箱子。

不知怎的,这只猫竟然钻到了装灰的火箱里。掉进箱子的烫灰烫得它嗷嗷直叫。抢救几天还是没能挽回它的大命(相对别的猫猫来说)

“哎,真的是无法,遇到这种猫儿。”父亲恨铁不成钢的埋怨。

不知是不是失去了耐心,父亲第二天就抱回了一只小白猫。别说吃东西了,躲在角落里怎么也不出来,嗷嗷叫得我妈没好好睡个安稳觉。

这天夜里,都凌晨三点了,我爬起来去楼下火房里喝水,看到我妈还在“喵”啊“喵”地诓它。匍匐在地上诓躲在橱柜底下的它。

我妈祈求我想办法把它弄出来,放到给它做的床铺里,叫得实在闹心。我有心无力地说:“没用,就算弄出来它还是要躲进去,就算不躲进去它还是要叫。”

说归说,但我还是做了,结果如我所料。

第二天,父亲和我妈为此事吵了一架。最后商量出一个对策,再去弄一只猫。“两只一起养该不会这样了吧。”父亲自言自语地说道。

三天时间眨眼就过去了,我打电话问父亲猫寻着了吗?他忙不迭地告诉我:“寻到了、寻到了、明天我二姐夫就开车送过来。”

比起寻没寻到,我更在意的是今后它俩的命运将会如何。

还未等我回话,重点是也不知道回啥,父亲又告诉我:“有人在一个老房子里看到了那只被车子压死的猫。”

那房子是一个逝世的老人生前居住的,几个月没人住过了。至于是不是那只猫,我并没问,他也没说。

 

 

(编辑:蜀州)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西南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ICP备18010760-7号    贵公网安备52010202002708号

合作支持单位:贵州文学研究会  四川省文学艺术发展促进会  云南省高原文学研究会

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已满)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149420829 位访客      技术支持:HangBlog(renxuehang@foxmail.com)